入菩薩行論

入菩薩行論(73)

歐偉康

彼我若許是常法,具無作用如虛空;

縱遇一切諸外緣,終無轉變何所作。

若果有一個常我,那麼,一切外緣便對他起不了任何作用,就好像虛空一樣,雖然虛空能遍於世界,但虛空什麼都做不了,只是單純的存在,所以,一個一切外境對他起不了任何作用的常我,不論是神也好,是什麼也好,就算是種種因緣條件具足,也不可能有任何轉變。所以有些人說我們的苦是由我們自己所造成,這也要破除,因為他們覺得有一個〝我〞去造習,這剛好與佛陀所說的諸法無我相違。當有我,自然有一個牢固的自性生起,有自性,便有常我的概念,那既然我是常,便是無生滅法,那又怎能對外境生起感知苦的作用呢?所以我們學佛人要緊記,苦是緣生、樂也是緣生,正如祖師大德云:「現相緣起不虛妄,性空不執二了解,何時見為相違者,尚未通達佛密意。」可見緣起法,甚深,微細。

正作之時亦如前,能作於彼何所作;

謂此是彼能作者,此中何法相聯屬。

當因緣不斷不斷改變的時候,外道所說恆常的神會因為祂自身為恆常的狀態而沒有絲毫的變化,所以沒有能作的神,更沒有被神所作的東西能出現,外道所謂的創造神論根本自相矛盾,這類學說完全站不住腳。因為一切事物的生起,除依賴緣起而生之外,根本沒有別的方法,更加不可能在如虛空般絲毫不改變的狀態下產生作用,因為根本不可能在同一時間內一方面恆常不變而另一方面令其不變的自性生起萬法呢?

如是悉由他自在,非由己力能主宰;

於諸一切如幻法,如是知已無嗔恚。

所以由此可知,一切能生起效果的現象都是依靠無量的因緣所影響,而任何一個因緣條件都須要無量的因緣所聚合才能出現,只要當中任何一個因緣條件不具足,事情便會被改變,所以連因緣條件都沒有自性,因緣條件具足便現前,因緣條件消散便自然消散,比如說,有人傷害我們是由於業果的作用,無量無邊的因緣條件聚合時才會出現,當我們不斷地把往昔所建立的各種因緣一步一步地尋找出來,我們便能慢慢理解這道理,明白這道理後,便自然不會再對我們產生痛苦的外境生起嗔心。我們平常說的惑、業、苦,都是因為我執心妄執這個外境,當我們能明白這一如幻的外境都是因緣條件的變異變異,便能生起智慧止息一切痛苦。


若爾以誰遮止誰,令為遮止亦非理;

依此能斷諸苦流,是所許故理無違。

有人說,如果我們按照以上的道理,一切皆緣起無自性,那麼,自己的嗔恨心便不用對治,因為嗔恨心都是緣起無自性!這種說法對嗎?從勝義諦立場是正確的,因為傷害我的對方並不真實,對我所造成的傷害並不真實,連我自己被傷害的感覺並不真實,那麼對治的方法亦皆是不實,這種說法沒有錯,正如圓覺經:「知幻即離不假方便,離幻即覺亦無漸次!」但,這是從勝義諦的層面來說,若是從世俗諦來說,就不正確了,因為,諸法雖然如幻如夢,但在世法中有效果,幻化的因緣真實不虛,一日未脫離輪迴,今生來世的痛苦依然存在,三惡道苦依然繼續存在,所以,在世俗諦的角度來說,為了對今生來世的安樂因,所以還需要的對治嗔恨,對治貪心,對治愚痴等等的對治法。

入菩薩行論(74)

歐偉康

 

是故不論怨與親,若見行於非理事;

謂由如是因緣生,如是思維獲安樂。

 

所以,不論是我們喜愛的人,或是討厭的人,他們造出一切一切傷害我們的事情,其實非自願的,他們自己亦沒有自主地隨自己的煩惱驅使下生起嗔心,並對我們作出傷害,所以傷害我們的不是他們本身,而是嗔恨心!通過這樣的方法不斷反覆思維,驗證這種緣生法的道理,我們自己本身的嗔恨心便可以一步步地止息,以思惟緣生的方法來使自己獲得安樂。

 

若自所求悉成就,痛苦是何人所欲;

於諸有情任何時,悉應不生諸苦事。

 

如果每個眾生都有自己主宰自己的能力,希望獲得的東西都能得到,那麼,又有誰會希望得到痛苦呢?但事實上,在輪迴中的每一位眾生的痛苦層出不窮,不停地發生,即使得到一丁點的安樂,也很快便變成痛苦,所以一切眾生在輪迴內根本沒有自主,皆處於不能主宰的因緣不斷領受痛苦,所以當我們細心分析後,便發展我們根本不應嗔恨別人乃至一切有情,因為一切事情皆不自主,皆處於因緣規律作用之下而生起,在三界內不論是何人何物,根本沒有想要生起各種各樣的痛苦去傷害別人,亦沒有一個自性的存在。

 

有情有時偶不慎,遭受尖刺自戳傷;

或為欲求財色等,思慕彷徨而絕食。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偶以會因為不小心而被刺傷自己,這不是別人的錯,完全是自己不小心行為的結果。有些人在非常憤怒的時候,什至會用小刀割傷自己身體,這些傷害是他人做成的嗎?絕對不是,而是自己的嗔怒,自己的愚痴所造成。有些人為了得到短暫的快樂而去追求財富、異性、名利等等,當得不到的時候便以絕食的方式去傷害自己,實是非常愚痴的行為。

 

若人被阻或投岩,或服毒物諸不宜;

以如是等非福行,而于自身作損害。

 

若人被阻,是指當我們被煩惱所蒙蔽的時候,我們會做出很多傷害自己的事情,因為金錢、感情等而跳樓輕生的事屢見不鮮,他們可能選擇服毒,亦可能選擇其他的自殺方法,或自殘的行為,造下極嚴重的惡業,在種種自殘的情況下,未來生定必墮三惡道,難有出離之日,今生的痛苦已經不用說,來生的果報更加可悲,由於一時的逆緣,在煩惱的驅使下連自己最珍貴的身體都傷害,何況是別的有情呢?所以,我們不須要對他們生嗔恨。

 

若為煩惱自在時,不恤殺自所愛身;

若時彼等於他身,何能願恆不損惱。

 

當嗔怒來臨時,連自己最愛,最珍惜的身體都會傷害,自然會傷害其他人,連自己的生命都不珍愛的人,對其他眾生更不用說,所以我們應經常思惟,他們被嗔恨心所控制,所以才對我們造出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當我們經常反覆地這樣思惟,便能清楚地了知,他們都是受害者,而我們大家都有共同的敵人,就是嗔恨心,所以我們學佛人對被嗔恨心所控制的朋友生起不是嗔恨心,或其他的心,而是慈悲心、悲憫心。

 

入菩薩行論(75)

歐偉康

 

如是煩惱生起時,能殺自身無顧恆;

於彼縱未生大悲,但生煩惱何其退。

 

我們每日翻開報紙,都看見很多很多自殺的報導,越富有的地區,人的內心越容易變得脆弱,當人心變得脆弱,再遇上一丁點的逆緣,他們就會傷害自己,這時我們應該對他們生起悲憫心,就算不能生起悲憫心,都不可以對他們生起嗔恨,嗔恨的過失我們之前已經談過很多,所以我們不應那麼遇笨,因為這些事而生嗔恨。

 

若于他人作損惱,凡愚自性本如是;

于彼生嗔不應理,如嗔于火燃燒性。

 

如果傷害我們的人是有傷害我們的自性,那麼,他們便無選擇地一直不能自主地傷害我們,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們就不應該對他生氣。就好像我們不小心被火燒一樣,我們會對火焰大發雷霆嗎?火的性質就是如此,所以我們不會對燒傷我們的火焰生嗔恨,同樣地,如果我們覺得傷害我們的人是有傷害我們的自性,其本性根本就是如此的時候,我們根本不用對他生嗔恨,因為其本性如此,我們嗔恨也沒有什麼作用。

 

若彼有情性賢善,偶然生起此過失;

于彼亦不應生嗔,如嗔虛空聚烟雲。

 

假若傷害我們的人並非有傷害我們的自性,而是有善良的部份,今次傷害我們只是偶以犯下的錯誤,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更加沒有嗔恨他們的理由,為什麼呢?正如晴朗的天空忽然被污雲遮蔽一樣,我們會對污雲生嗔恨嗎?不會吧,所以,我們便不應對偶然傷害我們的眾生生起嗔恨,因為我們相信每個眾生都有佛性,本自清淨,只是因為被不同的情緒影響而曲解外在的世界,並因為理解錯誤而運用錯誤的方法來對人事物作出反應,令自他都生起煩惱,但就這有情的本質而言,都是善良的,所以不應向他們生嗔恨。

 

於杖等事起嗔恨,若嗔於彼投杖者;

彼亦由於嗔恚逼,二者之中應責嗔。

 

正如有人以棍打傷我們,我們理應嗔恨棍子而不是嗔恨揮舞棍子的人,因為是棍子直接打傷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