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自我內心 共建東方淨土

治療自我內心,共建東方淨土工程

(藥師經精讀)

歐偉康

我們一般把藥師佛,都尊唸為藥師琉璃光如來,不論漢傳佛教,或是藏傳佛教,藥師佛皆為非常主流的本尊信仰,亦把藥師佛視為延命、治病、滿一切願、成辦眾事的〝慈悲王〞!

在我們研究藥師經之前,最先是要調整發心動機,最起碼都須要以世俗願菩提心所攝持,所以我們應這樣思惟:「在輪迴中一直受無量苦的眾生,從無始以來,都是我們過去生的父母,並且多次以不同的身相饒益我們,對我們的恩德非常大,亦對我們愛護有加,每次當我們年幼無力的時候,她們都給予我們最好的衣服、飲食,目的只是希望我們健康、快樂!但是作為子女的我們,有否為了她們的究竟安樂而作出一分力,她們雖然想得到快樂,但卻不知真正快樂之因是十善業;她們不想得到痛苦,但卻不知她們正在做的十惡業正是三惡道及痛苦之因,這樣顛倒、愚痴,實在令作為子女的我們傷心難過。我們現在已獲得暇滿人身,得遇佛法及善知識,正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所以我們應對藥師經這甚深教導應好好地聽聞、思惟、活用出來,千萬不可被懶惰、懈怠所左右,令所有過去生的如母有情能脫離生死輪迴,乃至證得圓滿佛果菩提。」如是思惟,發展願菩提心來聽聞佛法。

學習佛法時,亦應斷除三種過失,即覆器、漏器、污器,亦稱為器之三過,我們是否能把佛法內化,並轉化我們的生命,第一步是要先觀察自己有否這〝器之三過〞。

(1)  覆器:器是指我們好像器皿一樣,如果器皿覆蓋的話,我們再灌注怎樣殊勝的甘露也不能盛滿,就好像顯然我們身體坐在講堂,但心思散亂,不好好地專注在善知識的法義上,最後我們就和不參加這個課程沒有分別。

(2)  漏器:如果我們聽法只是聽,並沒有真正用心受持,這便很快會忘掉,就好像器皿有破洞一樣,就算我們花上十年、二十年的時間灌注甘露,也不能把甘露盛滿。

(3)  污器:雖然器皿沒有覆蓋,亦沒有破洞,但如果器皿有毒的話,不論盛多少的甘露,都會被毒所染,就好像我們聽法時被貪瞋痴三毒所攝持,想著自己可以得到什麼、為了找說法者的錯處、或妄念紛飛等,都是屬於污器之過。

別以我們聞法時應該以專注心來破除覆器,以不斷復習、不斷討論、運用來破除漏器,並以菩提心為動機,以利益一切如母有情的動機來破除污器。因為,如果我們不斷除這三個過患,那,不論灌注的甘露有多珍貴,灌注的甘露有多少,我們亦難以從課堂的義理轉化我們的生命。好,我們先進入經題的部份:

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

藥師:在過去久遠劫前,有一位名為電光的佛陀出現於世,宣說三乘佛法來利益眾生,在這時候,有位醫師帶著他的兩位兒子,來到電光佛的跟前,以七夥尚妙丹藥供養電光佛,並求受饒益眾生之法,電光佛便為這位醫師宣說菩提心之法,這位醫師聽受後,非常歡喜、讚歎,並立刻發十二大願,誓要救度苦難眾生,其兩位兒子亦發願饒益幽冥眾生。電光佛聽了他們的願,便受記他們將成為藥師佛、及日照、月照菩薩。這便是藥師佛過去生中的因地。而藥師這二字,明顯地與病苦、病人有不可分割的關係,佛教主張,除非是大菩薩的慈悲願力,否則一切的疾病都是源自於四大不調,與業力的牽引,從而生起八萬四千種疾病,但不論是何種疾病,都是因為我愛執、壞聚見而來。而藥師一法,便是主要治療一切眾生的內心,從根本下手,治療我們因我愛心及壞聚見而生起的貪心病、嫉妒病、忿怒病、我慢病、我愛病….等等。學習藥師法,須從藥王四法及六種想開始,什麼是醫王四法?(1)善知病、(2)善知病源、(3)善知對治、(4)善對治己。亦即須學習知苦斷集、慕滅修道這四聖諦,而六種想是:(1)對自己作病者想、(2)對正法作良藥想、(3)對善知識作良醫想、(4)對認真修行作治病想、(5)對如來作醫王想、(6)對佛法作久住想。

(1)  對自己作病者想,此想最為重要,如果能生起此想,其他五想便很容易生起!有些人覺得,自己沒有病而把自己想成大病,是一種顛倒的做法,但事實上,我們的的確確患上貪瞋痴等三種大病,十結使的大病,從無始以來一直使我們領受無量痛苦,乃至令我們墮大地獄,苦不堪言!如果我們對普通的疾病、癌症、痛風等疾病都會生起恐懼,覺得生病兩三個月是可怕的事,那麼,我們從無始以來大病至現在,有智慧的各位應立刻進行治療。

(2)  對正法作良藥想,當我們病的時候,很自然地會去尋找藥物去醫治,相對我們三毒、十結使的大病,我們應該尋找能息滅三毒、轉化內心的方法,而佛法正是能思維貪瞋痴等煩惱病的良藥。

(3)  對善知識作良醫想,如果病人不向醫生求醫而胡亂吃藥,不單止難以把病治理的,反而有惡化的危險,所以必須依靠醫生。同樣地,只是自己看書、誦經、禪修,不用說不能生起證悟,而且還會使心相續越來越僵化,我慢熾盛,所以,如果我們真的想把我們大病治癒,就必須向有德相的善知識求教,而善知識最略必須具備重後世多於今世、視他人較自己重要、及功德大於過失這三個條件,當我們找到善知識後,應好像重病臨死的病人遇上良醫一樣,生起大歡喜心、對醫者的話言聽計從,及恭敬相待。

(4)  對認真修行作治病想,如果病人只是見醫生不服藥,不遵照醫生的囑付,根本不能治好本身的病,而且這亦並非醫生和藥物的過患,而是病者自身的問題。所以,當我們從善知識那裏聽受了很多珍貴的教導,但不把這些教導在日常生活中運用出來,再深廣的教誡,也不能令我們的生命轉化、提昇。所以,我們必須把教導與生活結合起來實修,就好像按照醫生的叮嚀行持才行,千萬不可好像集郵者一樣,只求聽聞教授而不做實修一樣,或只是累積教導的數量,或只是在嘴巴、文字上落功夫而不作實修一樣,而我們已於無始以來,患上三毒十結使的病已非常嚴重,僅是修行三幾年是不能奏效,所以必須下定決心,精勤地久聞重修。

(5)  對如來作醫王想,在這娑婆世界,能宣說這圓滿的調心教導的,只有佛陀,所以應對如來作大醫王想,並憶念佛陀的身語意事業四種功德及恩德。

(6)  對正法作久住想,由於能聽聞佛法的教導,才能使我們內心轉化。不論是轉輪聖王、或是阿羅漢、乃至佛果菩提,我們都可以在這一生中證得,如果這種教導能長久住世,能利益更多的人那就太好了,所以我們須要把佛法盡量在世界長久住世,並且更要把佛法在自心相續中久住,常作檢察自己的心念與行為,以馴服自心的態度去聽聞、學習佛法。

以上便是六種想,所以,當我們唸誦藥師佛名號時,第一個須要生起、內化的便是六種想,如果能如實地發展這六種想,這部藥師經,已經發展了一個堅固的骨架。

琉璃光:琉璃是梵語,華語青色寶,所以琉璃光的顯義是青色寶光,在佛法中,光代表智慧、火聚,能照破一切黑暗、梵盡一切妄想執著。所以琉璃光的密義為佛寶的法身智,法身遍一切處的智慧,而法身智能使我們善巧觀心,發實智光破人我二執證法身佛,如禪宗的〝即心即佛〞!法身智亦能發權智光於願行觀心,證報身佛,如密宗的〝本尊相應〞、淨土宗的〝我心即是阿彌陀佛〞!法身智更能發無礙智光遍一切處示現百千萬億化身佛,從一法身智而證圓滿三身,仍琉璃光的密意。

所以,當我們唸誦琉璃光時,應知道這教導是能令我們證得自性法身(理法身、智法身),從三世恆常、諸法寂然中流出三密而證得受用身(自受用法樂報身、他受用法樂報身)再從報身流出應眾生根基的應化身及等流身。當我們學佛,必須要弄清什麼是佛,原始佛教的化身佛以四諦十二因緣,苦空無常無我為主要教法,以阿羅漢為極果。報身佛以五個決定為主要教法,莊嚴決定:報身佛身相莊嚴、有寶冠天衣瓔珞等;處決定:居於色究竟天;時決定:不入涅槃;法決定:唯獨宣說大乘妙法;眷屬決定:化機皆是大菩薩眾,以〝不為自身求安樂,但願眾生悉離苦〞為依止,而法身則大日遍照,遍一切處。宣說四清淨、使令一切法皆是佛法,如圓覺經所言:「淫怒痴則戒定慧!」四清淨為身清淨:諸佛的身口意與我的身口意無異無別,諸佛清淨我亦清淨;當身清淨生起後,蘊清淨、受用清淨、行業清淨,這四個便能自然生起。所謂〝一清淨一切清淨,一究竟一切究竟!〞

如來:如來為十號之一,其餘九號為:應供、正偏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如來一詞,普遍解釋為〝如〞古佛再〝來〞,而成實論云:「乘如實道,來成正覺」是化身佛;轉法輪經云:「第一義諦名如,成等正覺名來!」是宣說報身佛;而金剛經云:「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是為法身如來,如來一詞,具足三身佛的總意。

本願:諸佛菩薩於因地時,皆以發願利益眾生為根本,而願有分通願、別願。通願是指十方三世一切佛寶的共同願力,如〝為利眾生願成佛!〞而別願是指每一佛寶因不同的因緣,攝化的眾生有別,而願力有別,故稱別願,如阿彌陀佛四十八大願、釋迦牟尼佛五百大願,此處是指藥師佛十二大願。

發願便是其中一個。發願是定立根本方向,及確立正確動機。善業的結果是好或是壞,完全視乎發願,所以,我們千萬別要為現世的目的而發願,應該發大乘心,以利益眾生,一切眾生的究竟安樂而發願。平時可多讀誦、思惟諸佛菩薩的各大本願,這對我們的相續有很大的幫助。

功德:本願為因,功德為果!功德乃修行人的自內證境界,功德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能為眾生拔除生死輪迴,尊入究竟殊妙安樂,而功德可分為佛、法、經這三方面。佛寶的功德,可分為佛身遍一切處功德,佛語具足六十四妙音功德、佛意具足悲智雙運的二十一種無漏智品功德,及佛身以神變調伏有情的事業功德。法寶的功德是清淨諦的調心法門,清淨諦能衍生八萬四千法藏,令一切有情成熟相續,得證佛果菩提。僧寶的功德可分為傳承正法功德及受持正法功德。

經:經即徑也,成佛之路徑,本經題合起來,則是:藥師佛以應病與藥的方式,把十二大願活用於日常生活,來饒益一切眾生,如琉璃光般照耀眾生,普遍一切處,直至一切眾生脫離生死之苦,究竟成佛!

好,經題已簡單講解。

藥師佛的緣起,是由於文殊師利菩薩向佛陀的啓請,文殊師利是音譯,而文殊的意義是妙,師利是吉祥,所以文殊師利菩薩譯為華語便是妙吉祥菩薩,文殊菩薩是過去七佛之師,諸菩薩中智慧第一,在放缽經中,釋迦世尊親說:「過去無央諸佛皆是文殊之弟子!」、「我今得佛,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威神尊貴,度脫十方一切眾生者,皆文殊師利之恩,本是我師!」楞嚴經所載,文殊師利菩薩更是古佛再來,號龍種上尊王佛,像這樣一個這麼有智慧的大菩薩,為什麼會向佛提出啓請呢?原因有兩個,一是為今不懂向佛發問,或慚愧於佛的慈光而不敢向佛發問的眾生,代為詢問,有時候當我們學習一些新學科時,連自己不懂得什麼也不知道,直到別人把問題提出,自己才發現原來自己也有這問題,有時候明明自己有問題,但因為某些原因,不敢發問,內心一直咕嚕咕嚕,我們每個人多多少少也有這些問題,文殊師利菩薩便為了我們這些不懂問、或不敢問的可憐愍者而向佛發問,為令聖教久住能饒益眾生,這是第一個原因。第二個原因是為了能教導我們「請轉法輪」,當年釋迦世尊示現成佛之後,在最初的七日七夜並未為人說法,從來經過梵天的勸請,釋迦世尊才為五比丘宣說四聖諦,即:此是苦、逼迫性;此是集,招感性;此是滅。可證性;此是道,可修性。釋迦世尊當年直接開示知苦斷集,慕滅修道的示轉,這便是轉〝教聖教〞法輪之始,利根的憍陳如聞即開悟,當釋迦世尊繼續反覆宣說勸轉:此是苦,汝應知;此是集,汝應斷;此是滅,汝應證;此是道,汝應修!警省根性稍鈍的眾生,再宣說證轉:此是苦,我已知;此是集,我以斷;此是滅,我以證;此是道,我以修,淳淳善誘引導五比丘等相繼證得聖果,這便是轉〝證聖教〞法輪之始。由此可見,古來歷代祖師菩薩的證量,乃至證得佛果菩提,完全有賴於佛法的流佈,而佛法是否能順利流怖,則完全有賴於每一位學佛人能勇於發問啓請,而真正的善知識亦會喜歡學生勇於積極向自己發問,因為只有通過這種方法,善知識才能準確地把發問者的疑團、執著完完全全地破除,就好像釋迦世尊在所有佛經中,都是通過這種問答的方式來破除當機者的妄想分別執著。而且,如果我能把握每次發問的機會,我們便很容易把自相續的心燈點亮。因為善知識的答案就是摧毀我們煩惱怨敵的利劍,亦是治療我愛心這大病的良藥,更加是善知識給予我們的最上禮物。如果我們經常發問,我們能聽聞的東西便越多、方向、角度都會更方更廣,而可供思惟、分析的材料亦越多,生起修持體驗,證入空性的機會亦越大,這也是文殊師利菩薩以身教導我們「請轉法輪」的原因。

經文:第一大願,願我來世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自身光明,熾然照 耀無量無數無邊世界,以三十二相大丈夫相,八十隨好,令一切有情,如我無異。

藥師佛的悲願,是希望我們能速時治療內心的〝我〞病,共建東方淨土,而怎樣能治療自我內心的種種疾病,共建東方淨土呢?第一個秘密是「為利眾生而發願成佛!」佛的音譯為薄伽梵,在親光菩薩的佛地論中,對薄伽梵有這樣的定義:「自在熾盛與端嚴,名稱吉祥及尊貴;如是六種義差別,應知總名薄伽梵。」薄伽梵就是佛,在佛地論的教導,佛具有(1)自在,(2)熾盛,(3)端嚴,(4)名稱,(5)吉祥,(6)尊貴,這六個定義。

(1)  自在義:佛以圓滿地斷除二障、二無明及三惑。斷除二障是所知障及煩惱障,所知障是指當我們學習世俗的知識越多,所知越豐富的時候,便越難去接納他人,分別心也越強,障礙也越來越重,這便是所知障。煩惱障是指一切因貪瞋痴煩惱所生起的障礙,有粗細兩種,粗的煩惱障很容易察覺,比如說當我們被人無理取鬧時,我們便很容易生起瞋怒,或自己喜愛的外景時,便會生起貪愛,情執等。我們都很容易在日常生活中察覺得到,亦比較容易斷除,而細的煩惱障不用見到有外境,只是內心對事物有深厚的染習,光是察覺亦不容易,要斷除就更加困難,當我們進入大乘見道位時,重的煩惱障已被清淨,但細的煩惱障則須要到七地菩薩才得以清淨。二無明是指佛以斷除一念無明、無始無明、斷一念無明是指(1)斷見一處住地,則斷身見、邊見、見取見、戒禁取見、邪見;(2)斷欲界愛住地,則愛欲的煩惱、財色名食睡等。(3)斷色界愛住地,於色界生起的天身的煩惱,則天身的樂觸、貪愛妙聲、神通境界等。(4)斷無色界愛住地,則斷除四空定非想非非想境界的貪愛煩惱,因為當我們有這四地的愛取煩惱,所以便有一念的無明煩惱,從我們的見聞覺知中生起,有這個一念無明,便會導致眾生不斷的生死輪迴。斷盡一念無明,極果就是阿羅漢!而無始無明是指我們無量劫以來一直不明白一切法的真相,就是空性正見、無自性,當我們無始劫以來不知道世出世間一切法皆無自性,便會對一切法有顛倒妄想執著。所以,便會繼續流轉生死,直至成佛,才可完全斷除這二無明。而三惑是指見思惑、塵沙惑、無明惑。見思惑是三種惑中最粗顯,最易察覺的,見惑是指五種不正確的見解:(1)身見,執著這個五蘊組成的身體為實有,(2)邊見,則斷見、常見等這些宿命論、自然論的偏執於一邊的見解,(3)見取見,於自己的錯誤見解執持不捨,以為是正確的見解,便是見取見,(4)戒禁取見,以錯誤的方式,如極端的苦行,鞭打自身,傷害身心的戒律,以這錯誤的方式欲求救贖,這便是戒禁取見,(5)邪見,撥無因果,自殺可得解脫等嚴重的錯誤觀念便是邪見。塵沙惑是因為眾生無量,便有無量如塵沙般眾多的法門,修行技巧去渡化不同根器的眾生,在未清楚這些如塵沙般的法門,便是塵沙惑,所以我們常常唸誦〝法門無量誓願學!〞就是要我們去破這塵沙惑,見一切法門智去饒益一切眾生。而無明惑是當我們破除見思二惑及塵沙惑後,還剩餘非常非常微細的無明惑,這是心相續中一些不容易察覺的習氣,就好像裝過糞便的桶,雖然把糞便倒光,但桶中仍有糞便的味道一樣,亦只有成佛才可以斷盡這無明惑。能去除以上所說的二障、二無明及三惑,才可算是真正的自在!

熾盛義:熾盛是指佛的智慧之光能破除一切黑暗愚痴無明,使智慧之光遍 一切處,遍照三千大千世界一切眾生之心地。如太陽一樣,平等地把法界體性智、大圓鏡智、平等性智、妙觀察智、成所作智傳受一切眾生!而熾盛有三義:(1)除暗遍明義,表佛的智光不分日夜,不分男女、不分時間、作大光明。(2)眾事成辦義,佛的日光遍照法界有情,能成辦一切眾生的世出世成就。(3)光無生滅義,

太陽的光雖然可被遮敝,但太陽的光卻未被隱沒,所以不能成許光有生滅,佛的智慧之光亦是一樣,雖然眾生被無明所蔽,但佛的智光不曾減少,更無生滅,佛的智慧具足以上三種功德,所以可稱為熾盛!

端嚴義:佛以三十二大丈夫相,及八十種好的112個內在功德的象徵為端嚴身體,在寶鬘論的教導,如果我們把有學無學聲聞,聲聞,緣覺、轉輪王等所有的福德加起來,合共這麼多的福德總合,也只能成就佛身的一個毛孔,成就佛身所有福德毛孔的一百倍,才能成就一種「好」,成就八十種「好」的一百倍福德,才能成就一種「相」,可見佛的福德不可思議,在因地的饒益眾生的事件更是不可思議!

名稱義:一切智者普同稱讚,名稱為耶輸多羅的意譯,所謂:「凡有來求者,則必施與之,故名稱普聞!」可見佛陀能施與一切所來求者,不論來求者的數量有多少,要求什麼的解脫之道,佛皆能施與,非二乘聖者及菩薩可比,二乘及菩薩亦不知其意,正如妙法蓮華 經所言:「佛所成就第一希有難解之法,唯佛與佛乃能究盡諸法實相,所謂諸法,如是相,如是性,如是體,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緣,如是果,如是報,如是本末究竟。」由此可見,〝佛〞是一切佛普同稱讚。

吉祥義:凡能遇上佛的眾生,不論其智慧如何、背境如何有否供養,只要 化機的相續清淨,調伏的時機已到,佛陀皆能令化機的生命有轉化、有提昇,就好像福報極劣的「惡來」,容貎極之醜陋的「金剛女」等被所有人捨棄的眾生,佛陀不但止沒有捨棄他們,而且還可以使他們得到救護,得到身心的提昇。

尊貴義:佛陀具備圓滿的智、悲、力,對眾生不但沒有親疏之分,而且還能不論有恩無恩,佛陀皆能平等饒益我們,不辭勞苦,不停地悲愍我們,把我們的究竟安樂視為首要的工作,利益一切眾生無有疲厭,所以才是眾生之尊。

當我們發願為利眾生願成佛時,在這一秒,便能與藥師佛的第一大願相應!因為藥師佛的根本大願就是要我們與藥師佛無異無別,具三十二大丈夫相,八十種隨形好。所謂百劫修相好,成佛的因地,是在於日常生活當中不斷去修習佈施、持戒、安忍、精進、寂止、妙觀這六波羅蜜。以無量的方法、無量的時間、饒益無量的眾生,方能圓滿具足這112個佛陀獨有的特徵。藥師佛的教導並不足要我們光是嘴巴唸其名號,就能得到三十二相、八十種的圓滿報身,而是願我們從今起,學習藥師佛,不斷地修習六道萬行,利益眾生,把自己的生命燃點起來,照耀一切眾生,幫助一切眾生,使我們相續中的見解行證與藥師佛的見解行證無異無別。

經文:第二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澈,淨無瑕穢,光明廣大,功德巍巍,身善安住,焰網莊嚴,幽冥眾生,悉蔽開曉,隨意所趣,作諸事業。

治療自我內心,共建東方淨土的第二個秘密是〝琉璃〞這法身智,第二大願希望我們能與藥師佛一樣,由發展法身智而能善巧地在日常生活中觀察自心,引發實智照破人我二執,發權智於日常生活中發展行願菩提心,發無礙智遍一切處,實踐以我功德力,如來加持力,及以法界力,這三諦力,使自性法身及受用法身皆清清淨淨,內外明澈,破盡無明證法界體性智,破我愛執轉化為平等性智,破愛欲貪執轉化為妙觀察智,破嫉妒怨害轉化為成所作智,破憤怒轉化為大圓鏡智,速時證得三身五慧,隨不假做作的悲智願力,化現於不同的世界而度化有情,使一切生活於無佛法的幽暗眾生,能夠悉蒙開曉,把生命提昇起來。

第一大願是要我們發展廣行方便,廣行即是廣大的菩薩行為,方便是指利益眾生的種種功具,種種方便法門。第二大願是要我們發展甚深的智慧,因為,如果只有方便,而沒有智慧,或過分重視方便,就不想被免流於世俗,而生出種種流弊,所以有第一大願的方便後,便要有第二大願的智慧,而這兩願,是依清淨諦中的滅諦而發,亦是菩提心的根本,成佛的不二法門。

經文:第三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以無量無邊智慧方便,令諸有情皆得無盡所受用物,莫令眾生有所乏少。

第三個秘密,是以智慧方便,所受用物來饒益眾生,智慧方便,是指菩薩應學習五種知識來幫助眾生,五明即聲明、工巧明、醫明、因明、內明。

(1)  聲明:即文學、語言學,使眾生得世間的智慧,從溝通中解決不同的問題。

(2)  工巧明:即有關工藝、建築、科技、農務,解汏眾生衣食住行之苦。

(3)  醫明:即醫學、方劑學,使眾生脫離病苦。

(4)  因明:即倫理學、心類學及辯論,以合理的方式使眾生的倫理有所提昇。

(5)  內明:即佛法,從學習佛法解脫九法界一切眾生的種種苦。

大乘佛教的創立及發展,來自積極關懷對方的入世精神,從五明的學處,更能把大乘的救世思想在日常生活中實踐出來,把佛法與人生結合,才能圓滿大乘佛法的無上佛果菩提。

經文:第四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行邪道者,悉令安住菩提道中,若聲聞獨覺乘者,皆以大乘而安立之。

每一個眾生都是希望脫離諸苦,得到快樂,佛陀宣說四聖諦的妙理,目的亦是要讓我們不單止離苦,而且更重要的是要我們得到永恆的安樂,站於每個眾生都想離苦得樂的立場上,而每一位有情皆是我們的如母有情,極具恩德,所以我們不能只令她們脫離痛苦,還要增上令她們得到安樂,所以,第四個治療自我內心,共建東方淨土的秘密是不捨眾生,不論是行邪道者,或是行聲聞獨覺行者,我們都須要幫助她們,令她們走上大乘安樂圓滿之道。邪道者,並非單是指行十不善業的眾生,而是泛指一切被我愛心所牽引,生起〝自己〞或〝自己的〞比別人緊要,從而生起不想我〝自己〞或〝我自己的〞有所損失的想法、行動。我愛心與壞聚見是我們一切痛苦的根源,因為執實自己的身體、受用,而生起五個薩迦耶見,所以才會做出殺生等十不善業,當我們遇上這些眾生,應設法幫助他們學習佛法,鼓勵他們努力斷除殺生、偷盜、欲邪行、妄語、兩舌、惡口、綺語、貪婪心、嗔怒心、愚痴心這十種不善業。一般人比較喜歡與有質素的人溝通,或比較喜歡幫助〝好人〞。但是,真正須要我們花時間幫助的,應該是經常行惡、容易行惡、或已習慣行惡的眾生,而她們的本質根本就並非壞人,只是比較短視,只故自己的眼前小利罷了。她們也一樣是尋求離苦得樂,但只是用錯方法罷了,所以,如果我們能為她們開示佛法,令她們的想法改變,想法一改變,行為便自自然然改變,不會再因為只故自己眼前的蠅頭小利,而做出不顧別人的安樂行為,甚至可以令她們走向大乘成佛之道,安立於大乘佛法當中。

而另一種我們不能捨棄的眾生是南傳佛法的行者。雖然佛法分大小乘,但我們應該尊稱他們為南傳修行人,但切勿稱他們為〝小乘人〞或〝小乘法師〞,尊稱他們為法師會比較洽當,聲聞為什麼被稱為聲聞,是因為聲聞人須要被提醒,才察覺須要修行,所謂:「道因聲固起!」就是這個意思,雖然聲聞人也學習佛法,但他們學習的是屬於下中士道的佛法,極果是證阿羅漢果。證了阿羅漢果的修行人已經轉凡入聖,諸漏已盡、萬行圓成、所作己辦,不受後有,已經殺盡一切煩惱賊,所以稱為阿羅漢(殺賊)。雖然阿羅漢諸漏已盡,能成就種種功德,但卻與成佛相差極遠。因為阿羅漢聖者還有四個非染無明,即:(1)極遠處無明、(2)極遠時無明、(3)一切佛法無明、(4)異類差別無明。

(1)  極遠處無明:阿羅漢的智慧神通並非遍一切處,所以有極遠的地方而不認知,就好像神通第一的目連尊者,以神通力去到餓鬼道,見母親受餓鬼之苦,尊者看到後十分傷心,便運用神通力把飯菜送給母親食用,可是飯菜一送到口邊就因業力而變為火炭,目連尊者最後向佛陀祈請,佛陀便開示了七月十五佛歡喜日供百味盆,以此功德迴向,目連尊者的母親方能得度,目連尊者依佛意行事,超度其母,這目連救母的事,相信大家都聽過。但尊者的母親之後如何呢?目連尊者在供百味盆的法會之後,入定觀察母親青提夫人往生何界,尋找很長時間,也找不到,最後再向佛啓請,才得知母親已經轉生到東方貝光淨土。說明阿羅漢的第一個非染無明。

(2)  極遠時無明:阿羅漢的智慧神通,未能盡知無量劫之前的事情,如大莊嚴論卷十記載着這樣的一件事:在佛陀時代有位長者發心出家,於是跑到舍利載著的一件事:在佛陀時代有位長者發心出家,於是跑到舍利跟前求出家,舍利弗尊者入定觀察,發現這位長者過去百千世中,都無任何的善根福德,來成就今次的出家因緣,尊者便婉拒了這位長者出家,長者萬念俱灰坐在精舍的門口,打算輕生,此時,具一切智的佛陀早已知道這長者的委屈,於是便親自牽着長者的手走進精舍,為長者剃度出家,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覺得非常奇怪,明明已觀察長者的宿世因緣,發現這長者在宿世中實在沒有一丁點的善根,大惑不解的尊者便向佛陀啓請,詢問長者因何因緣而得出家,佛陀便告知大眾,有些眾生的善根因緣非常微細,非常久遠,只有甚深智慧,禪定才能發現,這位長者在久遠劫前,在深山中撿柴時遇上老虎,驚怖之下脫口說了一聲「南無佛!」就是這一聲佛號,種下了一個解脫的種子,而因為這顆解脫的善根種子成熟,所以今生便有出家修行的解脫因緣。於是,長者在佛陀的座下出家,經過不斷的精進用功,終於證得阿羅漢果。由此可見,連聲聞中智慧第一的阿羅漢都有相續中不清楚的地方,說明了阿羅漢的第二個非染無明。

(3)  異類差別無明:即阿羅漢對細微的因果無法完全明白,比喻:孔雀身上的羽毛有不同的色彩,而這些不同的色彩是來自何種不同因緣等等這些細微處,阿羅漢則無法了知,亦無法了知一切總想、別想,總別相是指佛陀所宣說的一切聖言量,都能信解,而阿羅漢的異類差別無明就是指未完全信解甚深緣起法則,即不能盡知一切因果,就是阿羅漢的第三個非染無明。

(4)  盡知一切法無明:阿羅漢並不了知佛的智慧,所謂佛的智慧,唯佛與佛方能得知,如佛陀的斷、證功德、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等等,這些都並非阿羅漢可以能了知的法爾,所以就是阿羅漢的第四個非染無明。

因為阿羅漢還有這四個非染無明未除,所以還未證得佛果菩提。當我們面對這些修行人時,首先我們須要尊重他們,他們都是修習佛法,甚至可能已轉凡入聖,所以我們不可斥責他們,我們應該用善巧的方法來饒益他們,令他們迴小向大,發願行菩提心,擔起如來家業,以利益無量無邊眾生。

經文:第五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有無量無邊有情,於我法中修行梵行,一切皆令得不缺減,具三聚戒,無有毀犯,聞我名已,還得清淨,不墮惡趣。

第五個治療自我內心,共建東方淨土的秘密,是要把大乘佛法的普世精神激活起來,以利他心發展梵行。梵行即清淨行,一般來說,梵行是指斷除淫欲的行為,但大乘佛法的梵行並非單指斷淫,而是要斷貪瞋痴的心念、行為,而每一個貪瞋痴的心念、行為都可分為事、意樂、加行、究竟這四個因素。

貪婪心的「事」可以是自己的受用物,也可以是他人的受用物,例如在逛街時,見到自己喜歡的受用物而生起想擁有的強烈慾望。或照鏡時看見自己的樣貎、身體、衣服等依戀不捨,都是貪婪心的「事」。所以貪婪心的事,一日可生起過百次。貪婪心的「意樂」是對所貪的受用唯有認知。貪婪心的「加行」為這種念頭變得熾盛,渴望把受用成為我所有。貪婪心的「究竟」為決定把受用成為我所。就這樣,貪婪心的「事」、「意樂」、「加行」、「究竟」便非常圓滿,不論有否身口的行為,亦已成為強而有力的黑惡業、不淨行。

瞋怒心的「事」是使自己生起瞋恨、忿怒的有情或非有情,認為對方使自己受到傷害,瞋怒心的「意樂」是對所瞋怒的對象有認知,並不能忍受。瞋怒心的「加行」為計劃如何去傷害對方,瞋怒心的究竟決定要傷害對方。不論是否有身口行為,當我們不願意放棄瞋怒心,便是第二個強而有力的黑惡業、不淨行。

愚痴心的「事」為無明,不能如實理解業果、四聖諦、三寶等。愚痴心的「意樂」是以為自己的想法正確,以便為所欲為。愚痴心的「加行」為不斷反覆思惟,把不正確的扭曲成正確,把不如法的扭曲成如法。愚痴心的「究竟」為決定生起不正確,不如法的歪理。這是第三個強而有力的黑惡業、不淨行。

如果我們能把這三毒思惟除掉,我們的行為便會自自然然轉變,這便是步向清淨梵行。當我們以利他心來發展清淨行的時候,一切善業資糧便會迅速增長,更能具足三聚淨戒!三聚淨戒,在《菩薩地持經》有很具體的宣說,經云:「一切戒有三種,攝律儀戒、攝善法戒、攝眾生戒!」可見三聚淨戒是大乘菩薩的依止處,亦是我們大乘行人的根本,三聚淨戒總括八萬四千法門,令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發展止惡、修善、度眾生的菩薩行為!

假若有同修犯戒,我們都須要諒解對方,因為每個人都有〝狀態不足〞的時候,因為狀態不足,智慧便不能顯現出來,才會有錯誤的取捨而做業流轉生死。當我們明白這個道理的時候,就明白她只是狀態不足罷了,我們便能更容易發展對她們的尊重、體諒,大家的心才能連結在一起!大家在這件事情上才有成長!如果對方真的做錯,只要我們能諒解對方,能站在對方的立場思考、發聲,對方一定會有很深的感受,到時我們再邀請對方一同拜懺、放生,對方一定會比較容易接受。藥師經在這願的教導也是一樣,要我們設法使一切眾生不墮惡趣,學習藥師佛使一切眾生的罪障得以清除,學習藥師佛發展法、報、化三身的佛寶的功德。藥師佛不但心已調伏,內心非常柔軟,具一切智解脫一切怖畏,而且還有圓滿的能力去引導無量眾生脫離惡趣輪迴,我們也是要發展這種自利利他的功德相。因為,如果我們學佛人只是着眼自己修行,不懂得表達、不懂得善巧宣說,那便難以對眾生的長久利樂有太大的好處,當我們看《悲華經》的時候,發現有些佛示現成佛後,便直接進入涅槃,沒有留下教證兩種聖教,那裡的眾生便難以有生命上的提昇,更不用說脫離生死輪迴,而藥師佛的教導並不是着眼自己的修行,而是藥師佛的身語意不斷地為眾生而作利益,宣說摧伏煩惱的法門,揭露迷惑眾生的技倆,開示生死輪迴的過患及遠離怖畏的大道,這就是我們要發展的藥師佛功德相,當我們具有善巧辯才時,我們便能隨時隨地為不同根基的眾生開示圓滿妙樂之道,令一切眾生都有生命的提昇,脫離輪迴,直指成佛。就好像當我們現在聽見藥師佛的名號,便能為別人開示、藥王四法、六種想等甚深教誡,令人懂得何為清淨修行,及如何在日常生活中進行取捨,使令一切聽聞佛法的眾生不墮惡趣。

經文:第六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其身下劣,諸根不具,醜陋頑愚,盲聾瘖啞,攣躄背僂,白癩癲狂,種種病苦,聞我名已,一切皆得端正黠慧,諸根完具,無諸疾苦。

只要我們相信藥師佛,依照藥師佛的教導時,在我們生命的相續中一定可以得到暇滿人生。端正黠慧,諸根完具的意思,就是能得到具足八有暇、十圓滿的寶貴人生。寶貴人生就是在相續中沒有投生到地獄、餓鬼、畜牲、長壽天。並非生在邊地、佛前佛後、心智呆啞、邪見等八個有暇,加上得六不淨人身、生在有佛法的社區、四肢及生理沒有缺陷、未犯五無間罪、相信佛法這五自圓滿及有佛出世、佛有說法、教法依然住世、有四眾弟子、及有信施等順敬,這十八個條件湊合起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今生能得這難得的暇滿人生,就算真的暫時沒有成佛的打算,都應該令自他有情,下一生都能使這暇滿人生不失,至於如何使這暇滿人生不失,我們只須要好好地學習藥師佛的教導,一步一步改變自己的內心、使自己的生命盡量依止藥師佛,盡量依靠藥師佛的教導來過我們日常的生活,為什麼藥師佛值得我們依靠?主要原因是:(1)藥師佛已解脫一切怖畏、(2)藥師佛能善巧解脫眾生一切怖畏、(3)藥師佛具大悲愍無有親疏、(4)無論有恩無恩藥師佛皆饒益。

(1)  藥師佛已解脫一切怖畏。藥師佛已完全轉化了自己的內心,內心已調伏,非常柔軟。如果自心並未調伏,並未從煩惱中解救出來,又怎能開示出安樂圓滿之道,解脫眾生的怖畏呢!例如在六道輪迴中自身難保的天人、如何能救渡別人呢?而藥師佛正是斷除一切怖畏的自在者,這是藥師佛第一個值得我們依止的原因。

(2)  藥師佛能善巧解脫眾生一切怖畏。藥師佛不單止自己已從一切怖畏中解脫出來,而且還具一切智,有圓滿的能力引導我們脫離怖畏!因為,如果藥師佛只是有修有證,而不宣說佛法,那麼對眾生的利益亦不會太大。釋迦世尊當年斥責只修行而不說法的修行人:「你們就好像雙手殘廢的母親,救不了跌落河流的親子一樣。」而藥師佛的教導,能善巧地令一切眾生脫離怖畏,所以這是第二個值得我們依止藥師佛的原因。

(3)  藥師佛具大悲愍無有親疏。藥師佛不單止已得解脫,及有善巧的教導能引導我們得到解脫,而且藥師佛還具大悲愍,不辭勞苦地利益我們、引導我們,甘願捨棄自己的利益,不停教導我們佛法,無親疏之分,這是第三個值得我們依止藥師佛的原因。

(4)  無論有恩無恩,藥師佛皆饒益。藥師佛具大平等,因為其內心已完全調伏,不會因為沒有供養,過去生有沒有恩怨、或根性優劣等而決定會否說法,藥師佛對一切的眾生不論有恩無恩、任何種類,藥師佛皆平等慈悲攝受,這就是藥師佛第四個值得我們依止的原因。

所以,藥師佛的大慈悲不但無有親疏之分,而且還能普遍饒益。事實上,藥師佛更會特別悲憫弱少的眾生,即使弱少的眾生不主動向藥師佛祈請,藥師佛還是會主動饒益,這也是藥師佛希望我們能發展的學處。藥師佛的第五大願主要是要顯現前二恩德,第六大願屬後二恩德,藥師佛不單止願意放棄自己的安樂,無有親疏地教導我們,就像太陽一樣平等地照耀萬物,普皆饒益,這也是治療自我內心,共建東方淨土的第六個秘密。

經文:第七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眾病逼切,無救無歸,無醫無藥,無親無家,貧窮多苦,我之名號一經其耳,眾病悉除,身心安樂,家屬資具悉皆豐足,乃至證得無上菩提。

第七個治療自我內心,共建東方淨土的秘密,就是要把我們自己從新定位,確立自己一定會成佛!現在雖然好像很多人學佛,但亦很多學佛人因為自我定位的錯誤,以致越學越不快樂,越學越愁眉苦臉,更不用說脫離輪迴,獲得佛果菩提。例如四人同時去老人院做義工,所服務的工作及對象多寡均等同,第一人以現生應幫助別人,助人為快樂之本等動機作定位時,雖然是做了一件值得別人欣賞的事情,但卻沒有佛法的意義以至所做的服務不成正法,其果報亦僅於世間的些微快樂,後世依然極容易墮三惡道。

第二人做義工時,以遮退自己及受助者墮惡道的動機作定位,雖然並非解脫道的正因,但亦成為了下士道法,果報多為三善道的果報。第三人以解脫道所攝持以來作做義工,以解脫生死為定位,結果便是了生脫死二乘果報。第四人以大乘菩提心來作定位,就這樣做義工,便成為了圓滿佛果菩提的菩薩行,所感的善果,直至成佛也用不完,所以,當我們作任何事業時,如果能以菩提心所攝持,我們每一呼一吸,都能成為圓滿菩提道的修法,因此,為了迅速生起殊勝證德以利益無數無邊有情,所以我們須要把自己從新定位,確立「我必定會成佛!」雖然我們的我愛心病很嚴重,但只要聽見藥師佛的教導,我們的相續便有依怙、歸救,得善知識為我們的良醫,以清淨諦為我們的靈丹妙藥,發菩提心入如來家,與不退轉菩薩為伴侶,就這樣,那怕我們的我愛心病有多重,我們都不再是無救無歸、無醫無藥,無親無家的貧苦眾生,因為當我們重拾寶貴人生的意義時,我們才能把自己的功德相顯現出來,所以,我們應該好好地問自己:「什麼是我們覺得最有意義的生命?我們內心深處渴望的理想世界是怎樣?」當我們不斷反思這問題,我們便很容易發覺名譽、物質等生活只能帶給我們表面上短暫的快樂,但同時這表面上短暫的快樂卻帶來巨大的痛苦代價!不但無法把快樂填滿內心,更加不能給予我們有意義的生命,當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欠缺有意義的生活時,這便是生活中的定位錯誤,這定位一錯,一切的不滿、嫉妒、憤怒、憂鬱等負面情緒便如影隨形,不如意的事接二連三地發生,這就是定位影響狀態,狀態影響我們對事件有不理智的看法,這不理智的看法如果不加以制止,便會轉化為行動,令我們不斷在相續中領受苦難。

而寶貴人生是指我們把暇滿人生的道理內化,在日常生活中結合起來,所謂暇滿人生,就是十八個極稀有的條件:

1.)   非投生於地獄:地獄可簡單的分為八寒、八熱、近邊、獨一等多類地獄,現在我們被針刺痛的苦也受不了,到時又如何能受得了被燒烤、斬砍、長時間受腐蝕性侵蝕等痛苦,現在只是受一些病苦而並非投生於地獄,真是非常幸運!

2.)   非投生於餓鬼:餓鬼道的眾生長時間不斷尋找食物,無法充飢,以至歷盡艱辛,飽受身心疲倦、絕望等痛苦,有時為了消解饑渴,甚至會弄破對方頸上的膿瘡來吸啜,我們現在有豐富的食物可以受用,沒有投生到餓鬼道,真是非常幸運。

3.)   非投生於畜道:畜道眾生在毫無選擇地飽受互相噉食、追殺等苦,還有比我們強烈的三毒,自自然然地廣造眾罪,因為畜道眾生不是噉食其他生命,就是生活在煌恐中領受痛苦,畜道還有寒熱之苦、被奴役之苦等,我們現在沒有互相噉食,冬天有暖爐、夏天有冷氣,有各種各樣的福報受用,沒有投生到畜道,真是非常幸運。

4.)   非投生於長壽天:天界的眾生有很長的生命週期,美好的受用而只顧享樂,沒有修習善業的因緣,一生在沒有積習善業而無意義地死去,亦因為這生耗盡過去的福報,而這生沒有積習,所以當他們死去後只會投生到三惡道的地方。我們這生沒有投生到天部,還有修習善法的足夠因緣,可以令我們後世得到利益,真的是太幸運。

5.)   非投生於佛前佛後:如果我們生長在沒有佛出世的時期,我們便很難學習如何向妙善圓滿安樂的取捨之道,我們這生能出生於釋迦牟尼佛的時代,並非出生於無佛出世的黑暗期,真的太幸運。

6.)   非投生於邊地:邊地是指無佛法流佈的地區,如果我們投生在無佛法流佈的地區,連取捨之道也無法聽聞,生命怎能提昇呢?我們這生能投生在佛法流佈得非常廣泛的地區,隨時都可以找到有關提昇生命,業果取捨等甚深佛法,真的太幸運。

7.)   非生性呆啞:如果我們投生於有佛法流佈的地區,但智力、精神有問題,學習世間學問亦有困難,何況學習無上甚深之法。

8.)   非邪見熾盛:如果以上七個條件我們都通通具足,但如果心懷邪見,連因果等法則都不相信,即使這生很長壽,連孝養父母等善根都不能積集,這可真是可悲的事情。

我們現在不但得到了以上八種稀有的條件,而且還具足以下十個稀有條件。

1.)   得人身:具足可以即身成佛的六不淨人身。

2.)   生中國:能投生在具足飲食,有文化水平,使人容易學習佛法的地區。

3.)   諸根具足:身體上沒有生理上的缺陷。

4.)   業未倒:今生未犯有五無間罪。

5.)   信處:相信佛法

6.)   佛降:佛陀示現降世,出家修行,降魔成佛

7.)   說正法:佛陀雖然降世,但如果佛陀未說法便入涅槃,降生便沒有意義

8.)   教住:佛法依然住世,這裡不單指出整體佛法的弘揚,還要把佛法在心中弘揚。

9.)   隨教轉:有四眾,並對證聖果者或祖師菩薩心生仰慕。

10.)  他具悲愍:具備施主,及修法的順緣。

假如今生要我們完成這十八件事,令我們的來生得到這十八個稀有,到頭來我們可能只完成其中的部份,想全數圓滿十八個稀有極為困難,但這十八個條件現在已經具足,擁有這暇滿人身,只要我們願意修行,不但可以成為梵天帝釋,成就人天快樂,亦可即身成就佛果菩提,令一切眾生得到究竟安樂。我們這生已得到十八個稀有的暇滿人身,只要我們願意,我們隨時可以服務別人,回想一次我們做義工時的良好體驗,可能是回想起某一位公公婆婆的笑容,她的聲音、眼神,便會發覺內心的喜悅非筆墨可形容,立刻能體會到寂天菩薩所說:「我們一切的快樂,都是源自於別人的快樂!」當下這一刻,一切負面的狀態、感覺頓時煙消雲散,取而代知的是身心安樂,富足的良好狀態,狀態好,便有正確的定位!

經文:第八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有女人,為女百惡之所逼惱,極 生厭離,願捨女身,聞我名已,一切皆得轉女成男,具丈夫相,乃至證得無上菩提。

如果我們沒有找著佛教系統,我們便很容易錯用南傳的見解去闡釋大乘佛法,在南傳佛法的角度,女性是不能直接成阿羅漢,要轉男身才能成阿羅漢,因女性有種種的百惡,則有種種生理及生理障礙,以至古印度,女性在社會的地位非常低微,造成女性渴望轉成男身的社會文化。但在大乘的立場,站在空性的立場,男女證空性的機會是均等的,女性亦可以開悟見性成佛!但這裡說的女轉男身是什麼呢?其實,這一大願並非指生理上的女轉男身,在一乘佛法中,女性是指空性智慧,男性是指渡眾生的方便,所謂「般若乃三世佛母!」經典亦云:「過現未來三世佛,遍十方界亦俊然;皆從佛母般若生,眾生心行無不攝。」可見女性在大乘佛法中,一點也不悲微。在修行悉地的過程,一共有兩個部份,一個是自性清淨涅槃的自內證境界,即空性的部份,一般用女性來代表,如般若佛母、準提佛母等;而另一個部份是指渡眾生的能力,佛教把這一部份稱為菩提,一般用男性來代表。

在整個修行的道路上,自修的部份是比較容易實踐,而且每個修行人都須要,所以被稱為通教,或共同道,通教的通,是指大乘與南傳佛法共通的部份,共同的部份,所以被稱為通教,或共同道。當我們證得空性的時候,並不代表已圓滿成佛,因為光是智慧,是不能究竟圓滿成佛,成佛是要配合菩提心的部份,這也是悟後起修的部份、渡眾生的部份!因為眾生無量,而每一個眾生的苦都不盡相同,所以就有無量的苦,既然有無量的苦,自然就要修學無量的方便法門去渡化無量的罪苦眾生。如果我們只有一兩個法門,那麼我們渡化的眾生便非常有限,比如說你只懂參禪,只懂一些直指人心的甚深法門,自己修是非常受用,但當你沒有遇上因緣的化機時,便會〝英雄無用武之地〞例如有些眾生的根比較鈍,需要由人天乘開始,或是年紀經已老邁,根本沒有這樣的心力參禪,當遇上不同根機、性向的化機時,如果我們只是得一兩個法,便難以渡化無量無邊的眾生,那麼,我們平時經常唸的〝眾生無邊誓願渡〞!、〝法門無量誓願學〞!等這些四弘誓願便成為了虛願,亦是違反了大乘本誓!所以,單是體證空性智慧,而缺少渡眾生能力的修行人,我們便稱他們為二乘行人,而大乘就是要在智慧的基礎上,發展出利益眾生的能力,捨棄二乘的見解,普遍饒益一切罪苦眾生,圓滿報身的功德資糧,成就時、處、莊嚴、法、眷屬這五個決定,乃至法、報、化三身同時證得,這便是第八個治療自我內心,共建東方淨土的秘密。

經文:第九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令諸有情出魔羂網,解脫一切外道纏縛,若墮種種惡見稠林,皆當引攝置於正見,漸令修習諸菩薩行, 速證無上正等菩提。

佛教的魔有四種,所謂:五蘊魔、煩惱魔、死魔、天子魔。

1.)   五蘊魔:五蘊是色、受、想、行、識。色蘊指身體及所處環境,後四蘊是指流向的相續活動,五蘊魔並非真的有一個魔宮來害我們,五蘊魔只是因為過去生我們業力所推動,把我們都纏住,得不到解脫。《楞嚴經》指出,五蘊魔是我們每個修行人都必經的過程,初發心行者大都曾被色受想行識這五蘊魔所困擾過,色受二魔是指修行人被一些神通、或怪力亂神之事而迷惑,誤以為有神通之士便是大修行人,或菩薩再來,對於這些〝異能〞之士言聽計從,就這樣便跌入魔網,所以我們經常說有神通不表示得解脫,而歡喜追求神通的同修亦特別容易成為魔子魔孫,因為當色、受蘊魔生起,你歡喜這些異能,你便〝想〞得到,一想,想魔便未誘惑、控制行者,最後,便會有相應的行者出現,這便是行魔,及產生種種外道邪見,或撥無因果,或成就魔道,迷失成就佛果菩提之道,這便是識魔。

2.)   煩惱魔:煩惱魔的煩惱並非單純指生老病死、求不得、愛別離、冤瞋會、五陰熾盛等苦,而是泛指修行人用功時,因為種種原因而生起煩惱,今修行人無法專心修行,惱亂行心性,于《摩訶衍論》所說,煩惱魔有十個,即世間的種種貪欲、心情憂愁、身體飢渴、對觸受愛取的取捨、睡眠、對修行證果生起怖畏、對所修之法生起疑惑、脾氣暴燥易嗔、名聞利養、我慢高廣。這十個煩惱魔障礙聖道,能奪法身慧命。

3.)   死魔:修行人未證法身,但命根已斷,四大分散,以使修行人無法相續不斷地精進修行。死魔是最直接使生命帶來壞處的魔,因為死魔能使我們生起的死緣極多,亦即死亡的因極多,而當我們死後,就算這次不墮三惡道,但只要一日未出生死輪迴,終有一次會墮三惡道,一旦墮三惡道,便身不由己地不停做出為惡不善的十惡業,以致無量劫中不停受苦。

4.)   天子魔:則波旬,或稱他化自在天,此天子魔的特徵是不用自己的福報變作所受用物,而喜歡奪取別人的福報、所受用物來娛樂、遊戲。就好像現在有些人明明有自己的受用物,但偏偏喜歡奪取別人的東西,濫用別人的資源。在社會上很多擁有天子魔性格的人,特別是物質越豐富的時候,人的心就越容易被迷惑,越容易有搶劫、用計巧取豪奪等。

第九大願中,藥師佛希望我們能令一切有情脫離這四魔,不再跌入魔網中作魔子魔孫,亦要脫解一切被外道的縛纏的眾生。所謂外道,是指心外求法之道,當心外求法,便會有種種的惡見生起,見解一錯,障礙之門便會隨之打開,反之,只要我們能在相續中生起正見,以正見來過生活,四魔便自然灰飛煙滅。所以第九大願的重點在於思想上的教育,東方是一個隱喻,一個日出的隱喻,日出則大地光明,遍一切處!有光,則能斷除一切無明愚痴輪迴,並且充滿生機、充滿希望。所以東方淨土的教育是以正見正思惟等來轉化錯誤的觀念,使一切眾生捨邪皈覺。

經文:第十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王法所錄, 縲縳鞭撻,繫閉牢獄,或當刑戮,及餘無量災難凌辱悲愍煎 相,身心受苦,若聞我名,以我福德成神力故,皆得解脫一切憂苦。

第十大願,就是要我們包容一切一切的眾生,並且不捨一切眾生。有一類眾生,我們好容易忽略他們,就是在囚人士、更新人士。雖然他們可能因為種種原因而傷害過其他人,不過,他們當時只是希望得到快樂,而用錯方法罷了,因為短視,便自然使行為出現偏差而傷害了自己,傷害了別人。歸根究底,是智慧上的問題,沒有智慧而使取捨出現問題,所以,要把佛法介紹給他們認識,令他們學習智慧,學習妙善圓滿喜樂之道,把眼光放遠一點,使他們有正確的人生觀,把自己的快樂落實於來自別人的快樂,透過以服務別人為主的菩薩行,令自己從新定位,從新認識自己,一步一步使自己的生命有提昇。所以,第十個共建東方淨土的秘密就是要給予一些曾經犯錯的人士智慧,給他們光明,一個究竟離苦得樂,解決人生問題的有效方法!

「王法所錄」,錄是指法律制裁的意思,「縲縛」是指以繩索綑縳,「鞭撻」是指被用刑,受刑,「繫閉」即是現在說的監禁。「刑戮」就是處死的意義。其實,我們從無量劫以來都曾經做過無量惡業,而今生能善業智成熟,則全賴當時有人接受我們及諸善知識不捨我們,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可以從三惡道中走出來。做了惡業,世間的王法比起三惡趣之苦,已經是很微少很微少,根本不能相比,就算以三百枝茅無間地猛烈刺穿自己的身體,所有的痛苦加起來,只屬地獄中微少苦的少分,正如龍樹菩薩云:「如於一切安樂中,永盡諸愛為樂主,如是一切眾苦中,無間獄苦極粗猛,此間日以三百茅,極猛貫剌所生苦,此於志獄輕微苦,非喻非能及少分。」地藏經亦云:「又諸罪人備受眾苦,千百夜义及以惡鬼,口牙如劍眼如電光,手復銅爪拖拽罪人;復有夜叉執大鐵戟,中罪人身或中口鼻,或中腹背拋空翻接……復有鐵鷹啗罪人目,復有鐵蛇繳罪人頸,百肢節內悉下長釘,拔舌耕犁抽腸剉斬,烊銅灌口熱鐵纏身。萬死千生業感如是,動經億劫求出無期……」可見地獄的苦比王錄苦更加更加難受,一但墮三惡道,經歷多劫,亦未必可以得出離,正如釋迦世尊亦曾經說過,由善惡趣走向善趣的機會有如指甲上的砂粒一樣稀少,而由善、惡趣通向惡趣的機會卻有如大地上的泥土般的多,所以古來祖師大德亦云:「一失人身,萬劫不復!」既然已經種下萬劫不復的三惡趣因,我們便要趣緊改正過來,知道他人曾經犯錯,我們更要尊重他們、諒解他們,並且要協助他們改過,所以,共建東方淨土的第十個秘密是幫助曾犯錯的人走回正途,只要他們願意去改變自己,我們便應該以我們的資源去利益他們,以我們所學習的德行去開導他們,令他們能一步步地轉化內心,藥師佛的願是以福德威神之力,為他們解脫一切憂苦,福是福報,藥師佛對自身的福報受用,一丁點都不貪著,全部都用以利益有須要人仕,德是德行,藥師佛的身、語、意、事業皆念念無造作地利益有須要人士,不單止提供物質上的幫助,還要教導他們正確的生活方式,並且自身亦是身口意合一地為一切眾生作出身教。這也是我們的方向,共建東方淨土的重要一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