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道次第廣論剖析

2013年8月

菩提道次第廣論卷一

正聞軌理分二:斷器三過, 依六種想

 

誠如大阿闍黎旃劄古昧在“讚悔的偈頌”中說:“此中心亦是恒時愚昧,長時熏習成的煩惱病,至如此嚴重地步,猶如麻瘋病人手腳脫落般,僅服一二次藥,能有何幫助嗎?”
由是於自作病者想,極為切要,如有此想,餘想皆起。此若僅是空言,則亦不為除煩惱故,修教授義,唯樂多聞,猶如病者求醫師已而不服藥,若唯愛著所配藥品,病終無脫。
因此,視自己為病人想極為重要,可從正反二方面解釋:
正面而言,若有此種觀想,則其餘“於師作良醫想”、“於教誡作良藥想”等作意皆可生起。從反面來說,若此想僅是口頭之空談,而未曾於心中如實起觀,則此聞法者,並非是為遣除煩惱而修習教義,僅樂多聞而已。尤如病人求醫後,若僅愛所配藥而不服用,則病終無痊癒之時。是故“作病人想” 這個觀念最為重要,若有此想,則其餘觀想自會生起。相反若無這個想法,則其餘一切想皆為空談。
《三摩地王經》云:“諸人病已身遭苦,無數年中未暫離,彼因重病久惱故,為療病故亦求醫。彼若數數勤訪求,獲遇黠慧明了醫,醫亦安住其悲愍,教令服用如是藥。受其珍貴眾良藥,若不服用療病藥,非醫致使非藥過,唯是病者自過失。如是於此教出家,遍了力根靜慮已,若於修行不精進,不勤現證豈涅槃。
《三摩地王經》說:“眾人得病後,身體遭受極大痛苦,多年來從未離開病痛折磨,因長期為重病所苦惱,為了治病亦會尋求良醫。數數殷勤造訪尋求,終遇到賢明之醫師,醫生慈悲囑咐要服用此等藥物。若已得到眾多珍貴良藥,而仍不服用,這並非醫生之過失,也非藥物之過失,唯是病人自己之過失。又如是說,於佛陀教法下出家,已全面瞭解五根、五力(註一)、靜慮等,若要真正能大徹大悟,必須要累積很多的小悟;真正要解脫生死,一定要好好腳踏實地的聞、思、修,一步一腳印,若然仍不精進實修,怎能會無緣無故而證得涅槃呢?

註一)「五根」五根就如同「樹根」,使樹幹堅固不動。如此就能夠產生五種力量,才開花結果。需要五種力量的紮根,紮根之後,才能產生的力道,幫助你推向涅槃的彼岸。這就是「五根」與「五力」的關係。就是信根、精進根、念根、定根、慧根。

1.信根,當知是四不壞淨。

2.精進根,知是四正勤。「已生惡要令斷,未生惡令不起,未生善法令生起,已生善 法令增廣」。

3.念根,當知是四念處。行、住、坐、臥、 語、默、動、靜之中,全面的覺醒、正念正知,這是「念根」的意思。

4.定根,」就是四禪八定。

5.慧根,也就是體悟「三法印」、體證「四聖諦」--苦、集、 滅、道。「定根」就是四禪八定。

五力  1.信力; :信根增長,能破諸邪信

2.精進力:能破身之懈怠

3.念力:能破諸邪念

4.定力:能破諸亂想   5.慧力;能破三界諸惑

 

2013年7月

菩提道次第廣論卷一

正聞軌理分二:斷器三過, 依六種想

 

先前己講過依六种想的一、如病者想  二、法師如醫生想 三、教誡如葯品想,現在繼續講述第四種想如下:

於殷重修起療病想者。猶如病者,見若不服醫所配藥,病則不瘥,即便飲服。於說法 師所垂教授,若不修習,亦見不能摧伏貪等,則應殷重而起修習,不應無修,唯愛多積異類文辭,而為究竟。

這個無明大病不是普通的病,是非常重的重病,所以要生起療病之想(第四想)。如果病人不服醫生開的藥,病不會好,即便服了藥,但只吃一兩次,病也不會好,對法師(醫生)所教的法,如果不修習,就不能摧伏貪心等煩惱,若明此理,即當以殷重心發起修習,修是修改,習是不斷地照著這個方法去做,不應該只積累一些佛法的名詞當作目標,以為懂一些名相就可以成佛?,這就是修行?在聞、思二個階段,該怎麼修?你要瞭解佛法,然後在起心動念之間都跟法相應,這個心念在日常生活當中行、住、坐、臥中實踐出來,這個才是真正的修行。

“多積異類文辭”:即積集眾多不同詞句,用於言談,知識頗豐,而實為一談論家而已,而內心有改變嗎?
是亦猶如害重癩疾,手足脫落,若僅習近一二次藥,全無所濟。我等自從無始,而遭煩惱重病之所逼害,若依教授義,僅一二次,非為完足。故於圓具一切道分,應勤勵力,如瀑流水,以觀察慧而正思惟。】

 

 這一場無明大病,就像是癩疾(麻瘋病)一樣,病重時手足會脫落,若只吃一兩次藥,是沒有用的,就像我們從無始時來為煩惱重病之所逼害,比喻只聽佛法一、二次教授,是不足夠的,所以我們要「圓具一切道分」,對整個法的內涵,不只聽(聞 ),不論是道的整體,或是道的支分,把所說的道理都要融會貫通(思考),然後去修,修時要勤憤勵力,就像瀑布一樣,堅持不懈地思惟及仔細的觀察自已的內心無明,日積月累方能成功,用正思維來對治它。

 

學佛是要靠觀察思維,改變原本錯謬的「心念」及「行為」,這樣才是在「修」。

 

如大德月大阿闍黎讚悔中云:“此中心亦恒愚昧,長時習近重病屙,如具癩者斷手足,依少服藥有何益?”


誠如大阿闍黎旃劄古昧在“讚悔的偈頌”中說:“此中心亦是恒時愚昧,長時熏習成的煩惱病,至如此嚴重地步,猶如麻瘋病人手腳脫落般,僅服一二次藥,能有何幫助嗎?”

 

2013年4月

菩提道次第廣論卷一

正聞軌理分二:斷器三過, 依六種想

 

依六想中,於自安住如病想者。如入行云:「若遭常病逼,尚須依醫言,況長遭貪等,百過病所逼。」

 

延長難療,發猛利苦,貪等惑病,於長時中,而痛惱故,於彼應須了知是病。

迦摩巴云:「若非實事,作實事修,雖成顛倒。然遭三毒,極大乾病之所逼迫,病勢極重,我等竟無能知自是病者。」

 

於說法師住如醫想者。。如遭極重風膽等病,便求善醫,若得會遇發大歡喜,隨教聽受恭敬承事。如是於宣說法善知識所,亦應如是尋求。既會遇已,莫覺如負擔,應持為莊嚴,依教奉行,恭敬承事。攝德寶中作是說故:「故諸勇求勝菩提,智者定應摧我慢,如諸病人親醫治,親善知識應無懈。」

於所教誡起藥品想者:【如諸病者,於其醫師所配藥品,起大珍愛。於說法師。所說教授, 及其教誡。見重要已:應多勵力:珍愛執持, 莫令由其忘念等門。而致損壞。

 

(第一部分)斷器三過:斷除聞法容器的三種過失。

(第二部分)講述:聽聞正法的時候,要根據六種觀想。

上一回己講述斷器三過,現在開始講述(第二部分)依六種想聽聞佛法的時候,觀想成以下列六種心態聽聞佛法。

本文解釋

依六想中,於自安住如病想者。

聽聞正法時,除了前面講述的斷器三過之外,還要把自己觀想成有六種心態。第一種是對自己要設想作是有病苦的人。

 

如入行云:「若遭常病逼,尚須依醫言,況長遭貪等,百過病所逼。」

寂天菩薩《入菩薩行論》,比喻平常的小病都必須聽從醫生的診斷治療,更何況是無始劫以來由於貪瞋痴等三毒所染的無數病苦。(隱義為更應該遵照醫師的囑咐,醫師如第二想所釋。)

延長難療,發猛利苦,貪等惑病,於長時中,而痛惱故,於彼應須了知是病。

必須認清楚貪瞋痴等三毒所引起的煩惱病,其發作時間很長(從無始以來至現在),而且非常難治療,長時中不能於在算數譬喻計算,使得身心嚴重受創,造成極劇烈的痛苦。我們不可不知道這種煩惱病。

 

迦摩巴云:「若非實事,作實事修,雖成顛倒。然遭三毒,極大乾病之所逼迫,病勢極重,我等竟無能知自是病者。」

大德迦摩巴,開示修行者應該知道自己是個病患。如果(生病)不是真實的事,而把自己當成病人觀修,雖然這種觀修是顛倒的,但是遭受貪瞋痴等三毒是非常嚴重的乾消病威脅著我們,病情極為嚴重,而我們自己生病了,卻竟然都沒有能力得知,所以,要把自己觀想為病人(這是非常重要的)。

於說法師住如醫想者。

這是依六種想中。第二想是要把說法的法師觀想成醫師。

 

如遭極重風膽等病,便求善醫,若得會遇發大歡喜,隨教聽受恭敬承事。

一般人如果得了非常嚴重的病症,就會四處尋求名醫治療,如果找到了就會欣喜萬分,並且遵從醫師的囑咐,畢恭畢敬地照著去做。

 

如是於宣說法善知識所,亦應如是尋求。既會遇已,莫覺如負擔,應持為莊嚴,依教奉行,恭敬承事。

 

因此,對宣說正法的善知識,也應該以同樣的態度去尋找。真的遇到了善知識,不要覺得那是一種負擔,應該看作是一種莊嚴,依照善知識的教誡去做。

 

攝德寶中作是說故:「故諸勇求勝菩提,智者定應摧我慢,如諸病人親醫治,親善知識應無懈。」

 

《攝德寶》中的教誡作為於說法師住如醫想之結論,藉以告誡每位積極追求證得殊勝菩提的智者(覺悟 ),一定要把我慢摧毀斷除,就好像每位病人要找醫師治療一樣,修行者也要無時無刻的親近善知識。
於所教誡起藥品想者:

依六種想中,第三想就是。當我們生病看過醫師,對於醫師的診斷結果、囑咐、開出的藥方等,都要確實照著去做。在修行者而言,親近善知識,對善知識所教的、所誡的,都要像對醫師的囑咐和藥方一樣,如理如法的修行

 

如諸病者,於其醫師所配藥品,起大珍愛。於說法師。所說教授, 及其教誡。見重要已:應多勵力:珍愛執持, 莫令由其忘念等門。而致損壞。

尤如病人會對他的醫師所配的藥品,自然而然地會生起非常珍愛的想法。因此,對於說法的法師所宣講的經論要義,以及法師的訓誡規勸,在了解重要性以後,應該奮發勵力,堅定地珍視愛惜。不要讓這些教授教誡因為時間久遠而逐漸遺忘,最後遭到毀損。

 

2013年3月

菩提道次第廣論卷一

正聞軌理分二:斷器三過, 依六種想  今初:

若器倒覆,及縱向上然不淨潔,並雖淨潔若底穿漏

天雖於彼降以雨澤,然不入內。

及雖入內或為不淨之所染污,不能成辦餘須用事。

或雖不為不淨染汚,然不住內,當瀉漏之。
如是雖住說法之場,然不屬耳,或雖屬耳然有邪執,或等起心有過失等。
雖無上說彼等眾過,然聽聞時,所受文義不能堅持,由忘念等之所失壞,則其聞法全無大益,故須離彼等。此三對治,經說三語,謂善諦聽聞,意思念之。

此亦猶如菩薩地說:「希於徧知,專注屬耳,意善敬住,以一切心,思惟聽聞。」

 

前已陣述思惟聞法所有勝利,及於法師發起承事,這是聽聞軌理的前行,接下來要講述的正聞軌理就是正行。要無顛倒聽聞正法的方法可以分成兩部分來說。
(第一部分)斷器三過:斷除聞法容器的三種過失。

斷,斷除。器,容器;比喻聞法者為器具,又稱聞器。這器具通常有三過(三種缺失、過失),必須先將它們斷除,才能清淨無漏地聽聞正法。

 

(第二部分)依六種想:聽聞正法的時候,要根據六種觀想。今初:

若器倒覆,及縱向上然不淨潔,並雖淨潔若底穿漏

我們聽聞佛法, 把聞法者比喻作一容器,闡述一般容器常有的三種缺失(過失)

1.就像容器如果上下顛倒(倒覆),便無法進入。

2.或者即使器口朝上,但是裡面不乾淨

3..或者即使器口朝上,裡面也是乾淨的,可是器底卻是貫穿的,或者有隙罅會導致滲漏。

 

如果容器有這三種情況之一時,是不堪使用的。

 

天雖於彼降以雨澤,然不入內

即使天空下雨下在這只容器上面,但是卻無法進入這只容器裡面。為什麼呢?這是針對第一種缺失(倒覆)而說的。容器如果是傾倒著、遮蓋著、甚至是器底朝上,雨水便無法進入。聞法者是容器,雨澤便是正法,聞法者若有這種過失,即使在置身在說法的現場,也聽不進正法。

及雖入內或為不淨之所染汙,不能成辦餘須用事。

就算是容器的擺置方法正確,雨水可以流進裡面,但是由於容器不乾淨,雨水流進去之後,會被弄髒,不能拿來做其他用途。

或雖不為不淨染汙,然不住內,當瀉漏之。
縱使容器擺置正確,又沒被弄髒,但是如果底部有穿孔(穿),雨水就會迅速流出(),如果底部有隙縫(),雨水就會緩緩流出(),根本留不住。這對器底穿漏之缺失之影響。

 

如是雖住說法之場,然不屬耳,或雖屬耳然有邪執,或等起心有過失等。

雖然在說法的現場,但是不能全神貫注;或者雖然很專心聽法,但是卻固執於自己錯誤的見解;或者生起不淨的意樂等等。此是聞法者常見之過失。

 

雖無上說彼等眾過,然聽聞時,所受文義不能堅持,由忘念等之所失壞,則其聞法全無大益,故須離彼等。
即使沒有以上所說的這些過失,但是因為對法要的執持,不能夠持久不懈,以致於隨著時間過去,而漸漸忘失;對所受文義不能堅持,由忘念等之所失壞是為底穿漏,所以必須脫離上面所說的那些過失,否則聽聞正法完全沒有多大利益。。

此三對治,經說三語,謂善諦聽聞,意思念之。

這三種過失的斷除之道,也就是佛陀說法時常用到的三句話,這三句話的意思就是要好好地仔細聽聞(正法),(時時)憶念法要。從本文之「善諦聽聞,意思念之」怎斷得了三過呢?善思惟之。

 

此亦猶如菩薩地說:「希於徧知,專注屬耳,意善敬住,以一切心,思惟聽聞。」
引《瑜伽師地論》〈菩薩地〉所說,為斷器三過作結論。藉此開釋修行者要有希望於一切法如實徧知的心聽聞正法(對治器不淨潔)、要以全神貫注專心一意的心聽聞正法(對治器倒覆)、要好好地以恭敬的態度安住而聽聞正法(對治器底穿漏),要以全副精神聽聞正法、要不斷思惟所聽聞的正法。

2013年2月

菩提道次第廣論卷一

正聞軌理分二:斷器三過, 依六種想

依六想中,於自安住如病想者。如入行云:「若遭常病逼,尚須依醫言,況長遭貪等,百過病所逼。」

延長難療,發猛利苦,貪等惑病,於長時中,而痛惱故,於彼應須了知是病。

迦摩巴云:「若非實事,作實事修,雖成顛倒。然遭三毒,極大乾病之所逼迫,病勢極重,我等竟無能知自是病者。」

於說法師住如醫想者。。如遭極重風膽等病,便求善醫,若得會遇發大歡喜,隨教聽受恭敬承事。如是於宣說法善知識所,亦應如是尋求。既會遇已,莫覺如負擔,應持為莊嚴,依教奉行,恭敬承事。攝德寶中作是說故:「故諸勇求勝菩提,智者定應摧我慢,如諸病人親醫治,親善知識應無懈。」
於所教誡起藥品想者:【如諸病者,於其醫師所配藥品,起大珍愛。於說法師。所說教授, 及其教誡。見重要已:應多勵力:珍愛執持, 莫令由其忘念等門。而致損壞。

(第一部分)斷器三過:斷除聞法容器的三種過失。

(第二部分)講述聽聞正法的時候,要根據六種觀想。

上一回己講述斷器三過,現在開始講述(第二部分)依六種想聽聞佛法的時候,觀想成以下列六種心態聽聞佛法。

本文解釋

依六想中,於自安住如病想者。

聽聞正法時,除了前面講述的斷器三過之外,還要把自己觀想成有六種心態。第一種是對自己要設想作是有病苦的人。

如入行云:「若遭常病逼,尚須依醫言,況長遭貪等,百過病所逼。」

寂天菩薩《入菩薩行論》,比喻平常的小病都必須聽從醫生的診斷治療,更何況是無始劫以來由於貪瞋痴等三毒所染的無數病苦。(隱義為更應該遵照醫師的囑咐,醫師如第二想所釋。)

延長難療,發猛利苦,貪等惑病,於長時中,而痛惱故,於彼應須了知是病。

必須認清楚貪瞋痴等三毒所引起的煩惱病,其發作時間很長(從無始以來至現在),而且非常難治療,長時中不能於在算數譬喻計算,使得身心嚴重受創,造成極劇烈的痛苦。我們不可不知道這種煩惱病。

迦摩巴云:「若非實事,作實事修,雖成顛倒。然遭三毒,極大乾病之所逼迫,病勢極重,我等竟無能知自是病者。」

大德迦摩巴,開示修行者應該知道自己是個病患。如果(生病)不是真實的事,而把自己當成病人觀修,雖然這種觀修是顛倒的,但是遭受貪瞋痴等三毒是非常嚴重的乾消病威脅著我們,病情極為嚴重,而我們自己生病了,卻竟然都沒有能力得知,所以,要把自己觀想為病人(這是非常重要的)。

於說法師住如醫想者。

這是依六種想中。第二想是要把說法的法師觀想成醫師。

如遭極重風膽等病,便求善醫,若得會遇發大歡喜,隨教聽受恭敬承事。

一般人如果得了非常嚴重的病症,就會四處尋求名醫治療,如果找到了就會欣喜萬分,並且遵從醫師的囑咐,畢恭畢敬地照著去做。

如是於宣說法善知識所,亦應如是尋求。既會遇已,莫覺如負擔,應持為莊嚴,依教奉行,恭敬承事。

因此,對宣說正法的善知識,也應該以同樣的態度去尋找。真的遇到了善知識,不要覺得那是一種負擔,應該看作是一種莊嚴,依照善知識的教誡去做。

攝德寶中作是說故:「故諸勇求勝菩提,智者定應摧我慢,如諸病人親醫治,親善知識應無懈。」

《攝德寶》中的教誡作為於說法師住如醫想之結論,藉以告誡每位積極追求證得殊勝菩提的智者(覺悟 ),一定要把我慢摧毀斷除,就好像每位病人要找醫師治療一樣,修行者也要無時無刻的親近善知識。
於所教誡起藥品想者:

依六種想中,第三想就是。當我們生病看過醫師,對於醫師的診斷結果、囑咐、開出的藥方等,都要確實照著去做。在修行者而言,親近善知識,對善知識所教的、所誡的,都要像對醫師的囑咐和藥方一樣,如理如法的修行

如諸病者,於其醫師所配藥品,起大珍愛。於說法師。所說教授, 及其教誡。見重要已:應多勵力:珍愛執持, 莫令由其忘念等門。而致損壞。

尤如病人會對他的醫師所配的藥品,自然而然地會生起非常珍愛的想法。因此,對於說法的法師所宣講的經論要義,以及法師的訓誡規勸,在了解重要性以後,應該奮發勵力,堅定地珍視愛惜。不要讓這些教授教誡因為時間久遠而逐漸遺忘,最後遭到毀損。

2013年1月

菩提道次第廣論卷一

如何講聽二種殊勝相應法中分三:一、聽聞軌理(續)

離輕蔑雜染者,謂極敬重法及法師及於彼二不生輕蔑。不應作意五處所者,謂戒穿缺,種性下劣,形貌醜陋,文辭鄙惡,所發語句粗不悅耳。便作是念,不從此聞,而棄捨之。如本生中亦云﹕「處極低劣座,發起調伏德,以具笑目視,如飲甘露雨,起敬專至誠,善淨無垢意,如病聽醫言,起承事聞法。」

離輕蔑雜染者,謂極敬重法及法師及於彼二不生輕蔑。遠離一切輕蔑的雜染,就是非常敬重法及法師,不對法及法師生輕蔑心。

不應作意五處所者,謂戒穿缺,種性下劣,形貌醜陋,文辭鄙惡,所發語句粗不悅耳。便作是念,不從此聞,而棄捨之。不應作意法師五處,就是不在法師的五個地方尋求過失:

1.是戒穿缺。戒律有虧損時,不尋求其失戒處。

2.是種性下劣。雖出身的種性不高,但無損於佛法的弘揚,所以不應該在意其出身的高低。

3.是形貌醜陋。身形容貌的醜陋,無礙於說法的功德,所以不應視其外表,而評論法師的過失。

4.是文辭鄙惡。只要善說,就是用辭不美,也能巧便的將佛法送入聞法者的心中。

5.是所發語言粗不悅耳。音聲只是傳達的工具,並不影響說法的內容,所以不應作意音聲和不和美。
若是因為以上五種原因,而棄捨聽聞的機會,實在是自己最大的損失。

再引《本生論》開示,修行者聽聞正法的時候,要坐在比法師低的 位置,座位也不得比法師舒適;內心要完全調伏,要帶著笑容注視法師,以這種態度聽聞正法,就好像喝很多甘露一樣。要生起恭敬、專一、至誠、極清淨、以及無雜染的意念,要像病患聽從醫生診斷時一樣的態度,開始侍奉法師聽聞正法。

(補充) : 在上一回講到不應忿恚 ,若是法師因事而喝斥時,不應心生忿怒恚惱,若對菩薩起一念的瞋恚心,就是往地獄「一劫」的果報。

這一點非常重要,我們平時只用自己的眼光去辨別,那些是有德行的法師,那位法師比較有修為,常常用我見去判斷,我們只是執着眼前見到某一點,並不了解整件事情的完整性,例如常被人誤會只是凡夫一個,只懂得吃、喝、睡,他就是寂天菩薩,所以我們不要輕視任何一個人,何況是法師呢?我們怎能知道,他不是承願再來,導化我們的菩薩呢…..,若果我們一不小心,往地獄「一劫」的果報,一失人身,要經歷多久,如何才能接觸到佛法呢?應當好好思惟!

在佛教的計時單位中。「剎那」是表示極短的時間,「劫」是表示極長的時間。劫又分為小劫、中劫、大劫三種。二十個小劫為一個中劫,四個中劫為一個大劫,一個大劫正好是世界經過了一次的成、住、壞、空。因此,當世界歷經三次成、住、壞、空,也就是三度之阿僧祇大劫,即「三大阿僧祇劫」。

何謂小劫、中劫、大劫?

1.小劫:根據佛經記載,從人壽十歲算起,每過一百年增加一歲,   加到八萬歲;然後再從八萬歲,每隔一百年減一歲,減到十歲,叫  做一小劫。

2.中劫:二十個小劫為一個中劫。

3.大劫:四個中劫為一個大劫。四個中劫分別是:成劫(世界形成    期)、住劫(世界壯盛期)、壞劫(世界老死期)、空劫(世界壞滅   期)。如此成、住、壞、空四個中劫相續循環一次為一大劫。

2012年12月

菩提道次第廣論卷一

如何講聽二種殊勝相應法中分三:

一、聽聞軌理(續)

於法法師發起承事者。如《地藏經》云﹕「專信恭敬聽聞法,不應於彼起毀謗。於說法師供養者,謂於師起如佛想。」應視師如佛,以獅座等恭敬利養而為供事,斷不尊敬。應如菩薩地中所說,而正聽聞,謂應無雜染,不應作意法師五處。離高舉者,應時聽聞,發起恭敬,發起承事,不應忿恚,隨順正行,不求過失,由此六事而聽聞之。

「聽聞軌理」的第二部分是「於法法師發起承事」。

對於法及法師發起承事的內容,如《地藏經中所說:「我們在聽聞佛法時,應該很專心的聽,對法、法師充滿信心,而且態度要很恭敬,不要生起任何的毀謗,應該行種種供養,以答謝法師法布施的恩德,把法師當作佛想(註一)。」以獅子座(註二)迎請法師昇座說法,把法師視為佛般的行恭敬利養,斷除種種的不尊敬。

如何斷除種種不尊敬的內容,在菩薩地有詳細的說明,就是正聽聞時,應該遠離高舉(貢高我慢)及輕蔑等雜染,不於法師五處尋求過失。(失戒、出身、形貌醜陋、文辭鄙惡、所發語言粗不悅耳)

離高舉的意思,就是調伏自己的的雜染和慢心,使聞法產生最大的利益,也不致於造下對法及法師不恭敬的業障。

以六事來聽聞正法:

1. 離高舉者 應該經常聽聞佛法以獲法益。若是貢高我慢(註三),以為什麼都懂了,認為自己看看經論就可以了,不用透過聞法 來學習、不需多聞,由此生起種種的障礙。

2. 應時聽聞,發起恭敬聽聞時,應該對佛法、說法師生起恭敬心。若是無法調伏慢心,因為心有雜染,就會生起毀謗法及法師的業障。

3. 發起承事 應對法師發起供養、承事。對於法師的種種供養、承事,就等於是供養、承事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是學者最殊勝的資糧田。若由於慢心,而不願行供養、承事,就是錯失了積聚資糧及成就自己的機會。

4. 不應忿恚 若是法師因事而喝斥時,不應心生忿怒恚惱,應該調伏我慢,而視為加持。應思惟,法師的喝斥,能淨除過去的惡業,是法師的慈悲,應深懷感激,欣然接受。如此才不致造下瞋恚菩薩的重罪。經中說,對菩薩起一念的瞋恚心,就是往地獄一劫的果報。

5.隨順正行 聽聞佛法後,最重要的就是,能於善法隨順而行,才能獲得聞法的利益。若是依然我行我素的話,對於任何一個善法都只是聽,沒有應用於生活當中,任何一個惡法也不隨斷,是無法獲得任何法益的。

6.不求過失 聞法時,不去觀法師任何的過失。如威儀、相貌、音聲、言辭等。應對法師作如佛想,才能斷除一切過失,不至於造下輕慢法師的罪障。

(註一)佛想 -了解聞法的殊勝利益,從何處獲得的呢?是從佛法及說法的法師處得到的。若是沒有說法的法師宣揚佛的教法,我們是沒有機會聽聞如此難遇、稀貴的佛法,所以為了憶念佛說法的恩德,面對替佛宣說聖教的法師,若能起佛想,便能如佛親臨說法般的獲得加持。

(註二)獅子座《大智度論》中云: 「佛為人中獅子,凡所坐若床若地,皆為獅子座」相傳佛陀弘法,感動天地、連獸王獅子亦來受教,並且為佛菩薩座椅,終成佛教中護法。造像中以護法、聽經論道者、作佛菩薩座椅等形態出現。

(註三)我慢 視「我」為一己之中心,由此所執「我」而形成憍慢心。《成唯識論》(卷四):「我慢者,謂踞傲恃所執我,令心高舉,故名我慢。」又慢有四種:1.散慢: 對於每件事情,都不認真對待去做。2.增上慢: 自己的博學多聞,使致分出我懂得多,別人懂得少之類的這種分別比較心態,不踏實,自我膨脹。3.卑慢: 總是認為別人最好,我不好因而自暴自棄或產生妒忌等種種惡念者,基於比較人我是非,但自認卑下。4.傲慢: 心中只有自己,容不下他人的意見或想法作為,驕傲自大。

2012年11月

菩提道次第廣論卷一

如何講聽二種殊勝相應法中分三:一、聽聞軌理,二、講說軌理,三、於完結時共作軌理。

聽聞軌理(續)

復次應如菩薩地說,須以五想聽聞正法。謂佛出世極罕難遇,其法亦然,由稀貴故,作珍寶想。時時增長俱生慧故,作眼目想。由其所授智慧眼目能見如所有性,及盡所有性故,作光明想。於究竟時能與涅槃菩提果故,作大勝利想。現在亦能得彼二之因,止觀樂故,作無罪想。作是思惟,即是思惟聽聞勝利。

原文解釋 :

復次,也應如菩薩地中所說,以五種想來聽聞正法。

1.佛的出世非常難遇,佛法也是同樣的難聞,由於稀貴的緣故,作珍寶想。

2.由於聽聞正法,能夠漸漸開顯本自具足的智慧,如同眼目一樣,能明見一切,故作眼目想。

3.有了智慧的眼目,便能見到如所有性(根本智)(註一),及盡所有性(後得智)(註二),能了知一切,通達無礙,如光明處,黑暗必除,所以作光明想。

4.聽聞修習正法,在最後究竟成佛時,能得涅槃果與菩提果,所以作大勝利想。眾生不能成佛,是因為有煩惱障和所知障(註三) 二種障礙,煩惱障除盡時,證得涅槃果,所知障斷盡時,證得菩提果作大勝利想。

5.現在雖然還不能證得二果,但是由於聽聞正法之後,能正確的修習止觀(註四),由於定慧力的增長,便能漸漸伏斷煩惱,而除盡一切的過失,所以作無罪想。在聽聞佛法時,作以上的五想,就是思惟聽聞正法的殊勝利益。

(註一)根本智是~見道時所顯的般若無分別智,是一切智慧的根本,所以稱為根本智。又名如理智、無分別智、正智、真智等,即符合真理無分別之真智,因它乃生一切法樂,出一切功德大悲之根本,所以叫做根本智。

(註二)後得智,是依於根本智,而起的種種功用,如初地菩薩至十地菩薩,所圓滿的十種波羅密多,和菩薩種種利生的事業,都屬於後得智。兩種智慧的光明,能破除一切愚痴無明的黑暗,等待無明除盡,二智圓滿,就能成就佛果。

(註三)煩惱障(事障)、所知障(理障)

障 意就是遮蔽,有情眾生被無明、煩惱、惡業等種種障礙所障蔽,以致不能由佛法的正確教導而得見正道、不得解脫生死、成就般若智慧、不能成佛

令眾生不得解脫的種種煩惱障礙,就稱作事障。因為事障,所以眾生會生生世世,在三界六道之中不斷的生死流轉輪迴

煩惱障~就是煩惱;一切煩惱皆來自貪瞋癡,貪瞋癡有粗重、細微兩類:

粗重的貪瞋癡,極容易察覺。只要具有是非觀,依循良知,即能了解對錯。細微的貪瞋癡,同樣存在於內心對一切的執著,所顯現的特徵,與深厚習染有關,且隱藏於心靈深處,不刻意察覺 。

在大乘修行五道之中(資糧道、加行道、見道、修道、無修道)進入見道,粗重貪瞋癡即可被清淨;細微貪瞋癡,則要到七地菩薩方得以清淨。事障的內容可分為見惑思惑,就是包含貪、瞋、癡等根本煩惱及大中小的隨煩惱,以及種種百千萬的微細煩惱,

所知障~就是所知的障礙,所知的所知來自學習和習染、來自對世界的執取和分別,這就是所知。

(註四)修止觀止屬於定,觀屬於慧,觀是觀察一切真理,止觀就是定慧雙修的意思。

止,止的梵文是 samatha即停止、止息妄念。讓意識心能止息; 漢文音譯作「奢摩他」,《瑜伽師地論》卷 30 說 ,若於九種心住中, 心一境性,是名奢摩他品·…. 云,何名為九種心住?謂有苾芻,令心內住、等住、安住、近住、調順、寂靜、最極寂靜、專注一趣及以等持,如是名為九種心住。

觀,是審慎觀察,就是觀心,觀自性。修觀是修智慧,以慧力來斷除煩惱)觀的梵文是 vipasyana,漢文音譯作「毗婆奢那」,意譯作「內觀」,指往內如實地觀察自己身心五蘊 的實相。~《雜阿含經》解析「觀的實踐」1. 蘊 2.處 3.緣起4.食 5.諦6.界 7.受 等~ 禪宗 就以漸修頓悟,一方面清掃三界意識的諸執業障,一方面開啟本具有的自性智慧。以所修之次第言,則止在先,蓋止伏妄念、煩惱;觀在後,斷煩惱,證悟真理。

2012年10月

菩提道次第廣論卷一

如何講聽二種殊勝相應法:

一.聽聞軌理  二.講說軌理  三.於完結特共作軌理

聽聞集》云:「由聞知諸法,由聞遮諸惡,由聞斷無義,由聞得涅槃。」

又云:「如入善覆蔽黑暗障室內,縱然有眾色,具眼亦莫見。

如是於此中,生人雖具慧,然未聽聞時,不知善惡法。

如具眼有燈,則能見諸色,如是由聽聞,能知善惡法。」

原文解釋:

在聽聞佛法與講說佛法這兩種殊勝相應法是怎樣呢?

在初學習佛法者,在聽聞佛法時應有態度、而說法法師該具備的條件,在兩者具足時,才能真正獲得佛法的利益。分為

一、聽聞佛法原則 二、講說佛法的具備原則 三、聽聞佛法後迥向原則

現在先講述一、聽聞佛法軌則:

根據龍樹菩薩〈聽聞集〉:「藉由聽聞佛法,可以遍知一切法(註一),而得以遮止一切惡行,並斷除作無益無意義事,最後可以證得涅槃(註二)。

裡面又提到,一個視力正常的人,如果入到完全黑暗的房間內時,即使房間內有許多顏色(或物質/東西),也是無法看見。如果視力正常,光線充足,就能夠看見各種東西比喻未聽法前,雖有眼目,未能真正分別到善與惡,藉由聽聞佛法之後,如日光明照能見種種色,因為有了智慧,就能夠分辨善法與惡法。這是聞法利益,由聽聞佛法開始,而明白諸法的道理。

《本生論》亦云:

「若由聞法發信意,成妙歡喜獲堅住,啟發智慧無愚痴,用自肉買亦應理(註三)。

聞除痴暗為明燈,盜等難攜最勝財,是摧愚怨器開示,方便教授最勝友。

雖貧不變是愛親,無所損害愁病藥,摧大罪軍最勝軍,亦是譽德最勝藏,

遇諸善士為勝禮,於大眾中智者愛。」

又云:「聽聞隨轉修心要,少力即脫生死城。」於其所說諸聞勝利,應當決心發起勝解。

原文解釋:

宗大師再引用《本生論》:從聞法就可以得到幾種殊勝利益,聽聞了以後能啓發意樂,並生起淨信心、獲得勝妙的歡喜、對於法堅定不動搖、以及啟發智慧就好比擁有一盞明燈,遣除愚痴無明,而佛法的真貴 、稀求心,即使要割肉捨身也很值得 。聽聞佛法就好比擁有最殊勝的財富,那是盜賊無法搶奪去的,就如擁有摧毀愚痴怨敵的利器;是方便指引我們往正道的善友。乃至貧困的時候,也不會改變,伴著的親友;聞法能遣除煩惱、痛苦的良藥,不會造成傷害;像一支最精良的軍隊,可以摧毀煩惱、罪業;也是榮譽、功德、和最殊勝的寶藏;是諸追求佛法者最殊勝的獻禮;在大眾當中是智者所敬愛的。

在聽聞佛法之後,能轉修才是最重要,如能夠確實做好聞思修的功夫,只要花少許力氣就可以脫離生死輪迴了,乃至於滅無明斷煩惱,則是最終成就,應當要下定決心努力修持,直到內心生起堅定深刻的理解。

總結:
宗大師根據前面所引的〈聽聞集〉和《本生論》,清楚說明由聽聞佛法各種殊勝利益及决定性的認識(滅除煩惱,不再生死),告誡我們不可以聽聽便算了,應當要努力修持,直至生起定解。從第一步()聞開始®()®(),三個次第的步驟行持。並且以正確方式去學習佛法 注意聽法之前應有態度的準備,佛法在恭敬中求」佛法是稀有、難遇的珍貴,對法師、說法者生恭敬心和尊重,這樣做便能免除因聽法不當的過失。平日你又是如何去聽法呢?

  ( 註一)一切法: 一切道理或一切事物。大智度論說:「一切法略說有三種,一者有為法.無為法及不可說法,此三已攝一切法。」

( 註二)  :又稱泥洹,與滅度.入滅.解脫.清涼同意,斷了世間之苦樂,不再流轉三界生死,滅盡煩惱, 進入無苦無樂境界。法相宗對涅槃分為四種:1.自性清淨槃 2.有餘依涅槃 3.無餘依涅槃。4.無住處涅槃

( 註三)用自肉買亦應理: 佛陀多生多世用自己頭目腦髓去換取佛法中的一偈一句 , 過去的祖師為求佛法也是走千萬里,即使捨棄身命.千辛萬苦也要把佛法帶回漢地,玄奘法師是也,佛典才能流傳至今,故此對佛法應生起希求珍貴及恭敬心        

2012年9月

菩提道次第廣論卷二

【《華嚴經》說:「善財童子,如是隨念痛哭流涕:諸善知識,是於一切惡趣之中救護於我。令善通達法平等性,開示安穩不安穩道,以普賢行而為教授。指示能往一切智城,所有之道,護送往赴一切智處,正令趣入法界大海,開示三世所知法海,顯示聖眾妙曼陀羅。善知識者,長我一切白淨善法。」

善財童子(梵文 Sudhanakumâra),佛陀弟子,因其出生時,種種珍寶自然湧出,故有此名。站在觀世音菩薩像左旁的男孩便是,而右邊為龍女。

《大方廣佛華嚴經》〈入法界品〉中記載的一段故事。經中說到,文殊師利菩薩在參與了佛陀在逝多林主持的大法會後,便率領著一大群菩薩,來到孟加拉灣沿岸的繁盛港口福城,在城中的大塔寺說法。當時善財亦與五百童子一起前往聽法。他熱愛真理,關懷人間疾苦,努力修行菩薩道,而累積了無數精神財富。善財聽完文殊菩薩的開示後,頓悟了人生真正義意和方向,立下了成佛的大願,決心學習菩薩行。文殊菩薩教導他要廣泛參訪善知識,汲取他們各自的實踐經驗。於是善財漸次南行去拜訪了五十三位善知識,當中有菩薩、婆羅門、仙人、比丘、比丘尼、 優婆夷、長者、居士……等等,而在第二十七參拜訪觀世音菩薩, 善財得大士讓他在旁邊休息,因之有緣,故得道後又回到大士邊為脅持。

而最後第五十三參是拜訪普賢菩薩,被稱為「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善財經過體驗生命真理並努力修行,最後修行圓滿,証得「無相大光明」証入法界。

原文解釋:

善財憶念起這麼多位善知識的深恩而痛哭流涕,諸位善知誠識怎樣教導他和引導他,把他從一切惡趣中〈地獄、餓鬼、畜生〉之中救護,使我善巧通達諸法的平等性,並為我開示趨於安穩的湼道 (沒有煩惱所惑之境地) 及不安穩的輪迥道,以普賢菩薩行願教導我,使我獲得佛的智慧〈註一〉,指示我成佛的道路。並護送我前往佛地,使我正確趣入法界大海,為我開示三世諸佛,過去、現在末來的一切法,真理, 為我顯視諸佛菩薩的殊勝壇城〈註二〉; 所謂善知識,就是長養的一切善法的人。

《註一》佛的智慧:1.成所作智 2.妙觀察智3.平等性智 4.大圓鏡智

《註二》壇城 : 「壇城」又稱為「中圍」、「壇場」,乃梵文Mandala的意譯;音譯為「曼陀羅」「曼荼羅」或「曼達拉」。古印度時代,壇城是指國家的領土與奉神的祭壇。而在密續,壇城的意思是「擷取精華」。若依「外、內」分析內涵,壇城的外在意義,是指諸佛菩薩本尊安住的淨土宮殿;內在意義,則是眾生心的清淨相;淨土宮殿正中央的本尊,就是眾生本來清淨的佛性。所以壇城不僅象徵本尊的智慧和威德,同時也是一種顯示宇宙真理的圖繪,一種「無限的大宇宙」和「內在的小宇宙」相即的微妙空間,在藏傳佛教常作為觀想修行之憑藉。

當讀過宗喀巴 大師以《華嚴經》中所述善財童子憶念善知識深恩而痛哭之公案之後,對你有甚麼啟發?